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德哈】今天德拉科和哈利分手了吗

●主线太虐啦所以开一条大甜饼世界线
●属于MOODY的平行世界,正文看评论mua!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关注仙女吧仙女真的要干涸了🙃


“小龙,pocky是什么东西。”

哈利趿拉着拖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电视里的一对情侣正甜蜜的分享一根pocky,男生咬着一端,女生咬着另一端,到最后还来了一个啾咪。

“Ahh——ha,麻瓜甜食。”德拉科窝在沙发里看病历,莫莉留给他的额外工作名义上是说想要他尽快熟悉医院的流程其实就是想把烂摊子甩给可怜·男朋友不解风情·并且蠢的德拉科。

“亲爱的,你知道因为平时的工作太多,我和男友约会的时间都没了。”莫莉飞快的收拾着桌上乱七八糟的化妆品,朝德拉科来了一个wink。

“反正波特先生也不会有什么事找你的对吧。”她又幸灾乐祸的挤挤眼,鲜艳的口红使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活像个不安好心的老巫婆。德拉科忍声吞气硬是一句话都没反驳。

因为确实说的对。风流多金绅士迷人的德拉科·马尔福的男朋友非常无趣。

在魔法部的舞会上,他,哈利·救世主·德拉科的正牌男友·波特竟然放任他和别的姑娘跳了一个晚上,还夸他“德拉科你听我说今天赫敏和罗恩都夸你是全场跳的最好最优雅的人!你太棒了!”然后用诚挚的目光炽热的盯着他。

我听你说个梅林我听!德拉科纵使内心在跳迪斯科面上依然笑呵呵:“噢?可不是么。”然后自己一个人移形换影回了家并且设置了结界。那天晚上大家都在看德拉科直播家暴,任凭哈利在门外哭喊了大半夜扰民。

哦?为什么没人举报他们扰民?

就问你敢不敢。

“亲爱的,你或许可以试一试麻瓜表达爱的方式,或许这个波特先生会擅长得多。”莫莉留了一包红酒味的pocky当作幸苦费。德拉科厌恶地呲了呲牙,看都没有看一眼桌子上莫莉的馈赠。

他把文件收拾整齐放进分类的柜子里,挑了一些典型病例准备回去再看看。办公桌上唯一扎眼的就是那包红色的东西。

犹豫了两秒,他把它扒拉进了包里。但愿没人看到。德拉科竟然寄幸福于一包麻瓜食物上。

听到哈利提起了这个,他也看了电视几眼。突然明白了莫莉的心意。

再试最后一次,他再感化不了这个愚蠢的格兰芬多他就考虑分手的事情了。绝对!梅林在上!

“把我的包拿来。”德拉科把病例往桌子上一扔,朝无聊到拔草玩的大狗狗昂了昂下巴。

老梅林。天知道那盆草有多贵。

哈利终于等到德拉科把病例放下,喜滋滋地把包递了过去。猫绿色的狗狗眼眨巴眨巴,注意到德拉科的眼神没有嫌弃,又得寸进尺地挨在德拉科身边坐下。

“想不想吃pocky?”德拉科抽出红色的饼干在哈利面前晃了晃。哈利猛点头,已经是七点钟了,德拉科一直没煮饭可是又不敢催的他是真的委屈巴巴。

看了电视应该就知道了吧。德拉科撕开包装递过去,默默祈祷着。

一分钟 咔嚓咔嚓

三分钟 咔嚓咔嚓咔嚓

五分钟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给我停下你这个猪!!蠢猪波特!”德拉科看着马上见底的饼干心里冒火。他心里默念了几遍“自己找的自己找的”一边按下想要阿瓦达的魔杖。明显被吓坏了的哈利突然停止咔嚓,嘴边的饼干渣簌簌地掉。饱满多汁的唇瓣还含着一小节pocky。那双纯良的绿眼睛带着明显的惊吓,眼泪汪汪地看着暴怒的德拉科。

Well。德拉科深呼吸,拿出马尔福多年的绅士教养维持了一个假笑:“刚刚电视里怎么吃的,波特?你给我演示一遍。”

他叫我波特!不是哈利!救世主心中警铃大作,绿色的眼睛闪着警惕的光。

这代表了他必须小心行事,不然今晚睡哪里又是个问题。

他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到底哪里让德拉科这么在意了?自从三个月前确定了关系哈利觉得德拉科越来越奇怪了。顺着他也不是逆着他想都别想。还有每次他和女探员站在一起时背后那到锋利的目光;他因为赫敏罗恩的朋友小聚而推掉的第一次约会;每天晚上回家之后因为太累一句话也没和他说……

这么一想,好像有点糟糕。

德拉科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危险地半眯着,他观察到叼着饼干沉思的哈利表情从疑惑到豁然到恐惧,最后好像一横心,正义凌然地看着他。

哈利侧过身面对着德拉科,身子轻俯,贴近和德拉科的距离。德拉科因为哈利猛然的接近条件性地后仰,哈利顺势按住支撑在沙发上的德拉科的手腕,低下头把pocky送到德拉科的嘴边。

震惊!我男朋友竟然开窍了!德拉科睁大眼睛,一时忘了张嘴咬住饼干。哈利拱了拱他的唇,他慌忙含住剩下的一小段,下垂的眼睫毛不安地颤动。
终于触到了久违的、香甜的柔软。

咔嚓。饼干不知道被谁先咬断了,德拉科心里骂了一声梅林,看着哈利捂住嘴绯红的脸颊,忍不住在他的脸上又亲了亲。

“这就对了,哈利。”

噢天呐,他终于不生气了。哈利心中的小算盘哒哒哒地算着,总算是搞明白了男友这么多天别扭的原因。

“小龙…你是吃醋了吗?”他诚恳地问,“舞会那次,还有在总部工作的那次,上周和罗恩他们出去的那次……”声音心虚地越来越小,乖乖低下了头,一副认错的小媳妇样。德拉科眼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了,他抱住悲伤的大狗狗,愉悦地调侃到:“是呀,吃醋了,这显得我很不重要。那我就不会再喜欢你了”

“没有!你是最重要的!”哈利慌忙抬起头,好像德拉科如果误解了他他的眼泪马上就吧嗒吧嗒流下来了。

“德拉科……我知道我有点笨有的时候理解不到你的意思让你生气,”他往德拉科的怀里蹭了蹭,声音闷闷的,“我也知道你有很多人喜欢,不缺我一个。但是我会改的,我一定会改的你相信我。”他环住德拉科的腰,明显带上了哭腔。

“你不要走德拉科,求你了。”

德拉科突然觉得心脏被捏了一下抛向空中,漏跳了一拍。胸前的衬衫变得湿润,看来哈利已经在委屈的边缘爆发了。明明我才是最委屈的好吗,德拉科叹了口气,把哭泣的大狗狗抱的更紧。

“我不会走的,你也要相信我。”德拉科顺着哈利微颤的脊背,用最温柔的语调轻轻哄着。“我最喜欢你了,哈利。”

哈利从怀里挣扎出来,仰着头看着德拉科。微微撅起的嘴柔嫩鲜红,像饱满的樱桃缀在脸上。“不公平。”他嘟囔。

“怎么不公平了,我还不能最喜欢你了?”

“可是我最爱你了,德拉科。”他又脸红了,声音小的快听不见。德拉科一愣,随即笑开了,明媚得像融化在咖啡里的棉花糖。

“抱歉甜心,我说错了,”他捧起哈利的脸,再一次啄上怎么也亲不够的唇。

“我也最爱你了。”

那天他们难得甜蜜得在一起,第二天周围的邻居都感叹着没有好戏看而失望。“唉,不吵吵还真不习惯。”一个老巫师啧啧摇头,坐在阳台上吹风。

“或许别人干啥事儿去了呢,”老巫师的儿子叼着一根pocky,忿忿地独自啃着。

鬼知道他昨晚起夜听到的嗯嗯啊啊是谁的声音。

评论(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