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德哈】今天的德拉科不想和哈利分手是真的

↑关注我关注我关注我我长那么好看何况你呢
●如果你喜欢请给我一个♥一个转发和一条评论吧啾咪!
●MOODY的平行世界  正文戳我主页♛
●大甜饼世界线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德拉科我要迟到了!你把早饭放到我包里就行。”哈利朝厨房里系着围裙的小男友喊话,还有半个小时就开会的魔法部傲罗总管还在家待着,这让赫敏知道了不吃了他。

昨晚他男朋友热情的不得了,害得他今早起不来还有点肾虚。哈利慌慌忙忙地在玄关穿好鞋,给自己来了个清理魔法。

“快点要来不及了!”他催促着,突然鼓鼓囊囊的公文包带着德拉科的起床气迎面朝他砸来,哈利赶紧使了个停止咒,包和他幸免于难。

幸好反应敏捷接住了,不然今天又有人怀疑他被家暴。

“你也快点过来了德拉科。”哈利伸长脖子望着,德拉科小跑过来,白皙的脖颈全是青紫不一的吻痕,连鞋都来不及穿的他光着脚踩在地毯上,“他真是太可爱了。”哈利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笑。德拉科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呵,我的腰都快断了还笑。

“快点,来。”哈利扶着德拉科的肩膀,轻轻吻了吻明显没消肿的唇。德拉科顺手理了理他的领带,心里埋怨他每次都教不会。

“我走了哦”

“一路顺风”

救世主终于去上班了。

是的,梅林在上,救世主每天都要有goodmorning kiss才会出门,不管有多急。

德拉科慢吞吞地整理好哈利的残局,准备在睡个回笼觉。了不起的魔法部随时随地开会,就算今天是周末,就算是救世主也不能缺席。他抱着小毯子缩在沙发上,思考着中午的午餐该做什么。

他再一次被哈利吵醒时屋子里居然足足有八个人。他看见哈利被围在中间,活脱脱一个可怜的奶狗。

Damn it!我不要面子的啊!德拉科忍着怒气起了身,所有人停止了交流,不,骂架,齐刷刷地看向他——一个可怜的·觉都没睡够·腰疼的马尔福。

“现在他醒了!快说啊波特先生!”一个肥胖的男人晃着哈利,他狐疑地盯了一眼垂着头做贼心虚的救世主,不满的眯了眯眼。宝蓝色的眼睛里结了一层薄薄的怒气。

“哈利,有什么事吗——”

啊,这该死的马尔福腔调,傲慢的尾音拖得很长,像吐着信子的蛇。哈利心头一紧,温柔的草汁色眼眸为难的看着他。

“北部有新的反动派出现了…他们要我去北部…你知道的,就是…”“就是执行部部长。”一个装着干练的女人站在旁边帮腔,显然是受不了哈利的吞吞吐吐。德拉科朝哈利昂了昂下巴,得到了哈利的点头示意。

“So——what?”德拉科歪了歪头,双手抱在胸前,浑身清冷的气息压迫性地逼来。

“波特先生说一定要问你的意见才行。”那个男人撇了撇嘴,“问一个食死徒——”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觉得肩上一股强大的力量要把他压碎。救世主的魔杖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了他的左肩,他连忙把后半句话吞回去,哈利那个样子像是当场要让他阿瓦达一样。

德拉科轻轻地嘁了一声,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在沙发上慵懒的躺着。他的脑子其实在听到哈利要去北部那里已经断层了,现在掰开来看肯定都是高温的岩浆。红酒一滴未沾,晶莹的液体顺着玻璃杯摇晃的幅度而动,下一秒便被溅在了墙上。

像被一刀挑开了血管,用力喷洒出诡谲的图案。

哈利上前一把拉住德拉科的手,他的手腕太细了,甚至不敢用力。苍白的血管在手背上凸起,全然是玻璃娃娃一样的构造。他几乎是用吼的告诉后面一群面面相觑的闲人:“立即马上滚出去!!全部都滚!!”还有人想上前说两句的,也被哈利拿在手上的冬青木凤凰羽毛魔杖吓退。

“马尔福先生,希望你不要拖累波特先生。世界需要他。”他们说。

德拉科挣脱开他的禁锢,背对着哈利在沙发上重新缩成一团。哈利懊恼德揉了揉头发,重新发软语气试着跟德拉科说话。

“德拉科…你转过来好不好。”

“不好。”

“……行吧。那…你想不想让我去?”哈利还是把这个问题重新提了出来。

“我?想不想?我想和不想有什么用?”德拉科讽刺地笑,蓝色的瞳孔里浸湿了浓稠的悲哀。但哈利看不见。

他看不见他的男朋友这一刻是多么脆弱。

“我听你的,只要你一开口,我马上去给他们…”“够了!你他妈给我闭嘴!”德拉科狂躁地转过身猛然推开哈利,哈利猝不及防的跌在地毯上,惊讶和愤怒在他脸上组成了一个诡异的表情。

“你是没听见他们说的那些话!哈哈…拖累你,是,是我拖累你,你和一个不光彩的食死徒在一起,什么都是我的错。”
恶毒的话不断地侵蚀哈利的骨肉,他不相信德拉科会突然变成之前那种蛮不讲理的模样。他的手抓紧地毯上的毛绒,咬着下唇不让自己说出更伤人的话。

德拉科刚说完就有点后悔了,他看见哈利默默忍住自己的怒气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那么多苦难我们都并肩而行,为什到头来却什么也不是了。

德拉科苦笑了几声。

委屈什么,爱而不得的又不止你一人。
世界需要他。

哈利看着德拉科趴在沙发上,肩膀不住地颤抖,心里裂开了一样痛苦。他慢慢走过去,虔诚地跪在正努力抑制眼泪的德拉科面前。哈利尝试地拉住德拉科冰冷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心上。

“小龙,我觉得你更需要要我。”

哈利看见那张精致削瘦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神色。宝蓝色的瞳孔里只有一层薄薄的水雾。

手掌里是哈利的心跳。

“你是我的英雄”

德拉科沙哑的声音划破了他们激烈的情绪。是的,他是他的英雄。他是他在那次大战中唯一的胜利品。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你就是我的国。守着你是天大的事。”哈利几乎是把压箱底的话说给了德拉科听。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真的丢死人了。

“所以,不走了?”德拉科俯下身把他塞进怀里,把头放在哈利有香气的颈窝里深深地吸气。

“嗯。”

德拉科突然想搞个恶作剧,他故作气愤地把他又推开,“可是你刚刚想凶我吧?我看你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哈利惊慌失措地想组织语言解释,却发现德拉科其实是笑着的,委屈地锤了一下德拉科的膝盖。啊…真是,这个人笑起来好看的令人呼吸停止。

德拉科把他抱起来亲了亲,亲得波特现在就想脱衣服来一场时把他按住,自己慢慢一颗一颗解掉扣子,完美的脸上带了一丝妩媚。

“COME ?”

魔法部的人通过哈利的回忆知道这事黄了。他们在冥想盆里严肃地埋下头又绝望地挣扎着起来。

你他妈的梅林,把你们的狗粮拿出来干嘛??

这破特吃枣药丸。

评论(4)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