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互攻】MOODY

●病娇文,有R18、血腥、监禁等内容,无关人员慎入。
●☞今天德拉科和哈利分手了吗☜的平行世界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求你了…我不要那个…”

德拉科感觉自己快死了,勒住脖子的锁链锁住仅有的空气。死人一样惨白的漂亮面孔被泪水浸湿,顺着尖翘的下颚一颗一颗砸在胸口。

嘴唇鲜红湿润,他粉色的舌被迫暴露在阴湿的空气里,不住地颤动。

“求你了……”

哈利听着德拉科的求饶,嘴角上扬了一个微妙的弧度。他轻轻哼着歌,把手边的烙印块放在火上炙烤,上面漂亮的花纹组成了几个字母——B T H

Belong to Harry

看不见他的表情,德拉科垂下头,眼泪像被碰掉的玻璃杯里不住流淌的白开水,一股无名的欲望之火烧遍了他的脑子。灰蓝色的瞳孔阴郁浓稠,哈利拿着烙印转过身,正好对上这双绝望得刚刚好的眼睛。

“Perfect,Draco。”他吹了声口哨,像参加晚宴的绅士般走过来,眼角里尽是疯狂的征服感。

哈利钳制住德拉科的下颚,一大股烟草气息夹带着烧焦的铁锈钻入鼻腔。他的手指抚上湿滑的皮肤,迷恋地磨蹭着,直到力气大到那块皮肤变得通红。

“看,就是这张脸,到处去勾引别人。”哈利皱着眉低语,德拉科闭上眼睛,嗤笑。

“I WILL KILL YOU”他说。

“Enjoy Yourself”

哈利突然吻上那张恶毒的嘴,像要把他嚼碎。血腥味渐渐在两人的口腔里扩散,这种极致的死亡感让哈利更加兴奋地索取。

舌尖与舌尖的纠缠,暗中疯长的情愫。

德拉科像狗喘气一样吐着舌头,哈利满意地轻拍了拍他的脸颊。

然后把烙印猛然按上刚刚才与他缠绵的舌。

剧烈的疼痛海啸一般侵蚀德拉科的理智,发不出声音的喉咙干涸,火烧火燎地燥热让他想狠狠地给自己来一刀。泪水阻挡了他的视线,在最后一丝崩溃的边缘前——

一抹猫绿色哀戚地印入脑海。

他们在那天魔法部的晚宴里相遇。德拉科和哈利点了点头,算是一笔带过。
“小马尔福先生!”一位记者把摄像机对准了他,“您可是稀客,传闻你和波特先生从来不在同一地方出现…”德拉科轻蔑地瞄了一眼记者,浓重的贵族腔彰显着马尔福家族的高贵。
“您的意思是我怕他?”轻微地嘁声从唇边溢出,“我可是一个马尔福,小朋友。”他在摄像机前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假笑,嘲讽着在场每一个想刁难他的人。

哈利婉拒了所有人的邀请,罗恩忿忿地捅了哈利一下:“哥们儿你至于吗,马尔福和你闹又不是一天两天,还赌气了还?”哈利默然,专心抿着杯中纯红的液体。“赫敏叫我了你自己看着办。”罗恩拍了拍他的肩,又补了一句“有事喊我。”哈利点头,目光一直在德拉科的身上黏着不放。

他的笑,他的步伐,他金色的发梢,他微微上翘的唇角。

全都要属于他。

德拉科挽着潘西步入舞池。脸上是克制精细的微笑。“大少爷你这又是要搞事?”潘西小声地问,她实在搞不懂德拉科想干什么。

“咱不是其余的斯莱特林都看我不爽,我也不会屈尊邀请你的。别抱怨,潘西,这是你的无上荣幸。”德拉科搂着她的腰转了一圈,潘西简直想把那张充满假笑的脸批下来跺几脚,脸上的表情抽搐,“德拉科你给我说话注意点。”她忿忿甩下一句话不做声了。

因为说不过他。

哈利看到最后德拉科礼貌性地亲吻潘西的脸,重重地放下了酒杯。身边的人早就察觉到救世主不对劲,纷纷远离了脸色阴沉的他。

德拉科只记得哈利一把扯过他塞入车里,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19号是他最满意的房子。房间舒适,置满了他亲自挑选的昂贵家具,巨大的落地窗只看得到落日。没有比这儿更适合安放一个MALFOY了,他粗暴地把他推进了浴室,衣服的布被轻易扯开,热水装满了白浴缸,他把德拉科往下一扔,自己欺身压下去。

溺水的窒息感让德拉科猛然清醒,下一秒便被一只手拉出水面,出水的畅快让他张大嘴贪婪的呼吸空气中槲寄生的清香。灰蓝色的眼眸缓慢的睁开,灯光刺眼,绿色更摄人心魄。

“哈利·波特…?”他艰难地吐出几个词,伴随着猛烈的咳嗽,身体的虚脱感让他再次滑入水里。哈利的双臂环着他的腰,他稳当地停在他的怀里。“救世主…咳…”德拉科挑起一抹经典的嘲讽微笑,。

他期待着会激怒哈利,但后者只是看着他,把他扶上浴缸的靠背好让他舒服些。“洗好了叫我,我就在门外。”他从水中起身,精壮的身体在湿哒哒的衣服里也有些曼妙。德拉科吃了一惊,他对黄金男孩的印象还停留在瘦弱,土气,正气凌然的层次。他点点头,明显空了一大半的浴缸让他舒展开四肢,皮肤浸润在温度适宜的热水里,这让他有点恍惚。疲惫慢慢席卷全身,他缓缓合上双眼,享受着来之不易的舒适。
“德拉科!!!”一阵刺耳的声音叫嚣着钻进脑子里,死撑着睁开眼,哈利正惊恐万状地看着他,一边还使劲摇晃。待他从混沌中挣扎着起来,救世主几乎是疯狂地抱住他,全身都在颤抖,就像——

就像那次大战中举起魔杖指向他的手臂。

“我…我以为你死了…德拉科…”哈利终于从他的颈窝里抬起头,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眼神看着他。“我离这档子事还早着呢,疤头”德拉科轻轻一笑,救世主的目光依旧炽热地黏在他脸上,他被这眼神弄得脸颊发烫,便不自然地别过脸。桌子上的水果蛋糕吸引住了他的视线,许久未曾出现过的饥饿感席卷他的胃。

“那个,想吃那个。”他灰蓝色的眼睛终于点色彩,似被阳光打磨过的蓝色琉璃。哈利略失了神,那双眼睛让他想起以前德拉科看向他那傲慢的神情。“好,那本来就是给你的。能起来吗,来,德拉科,把衣服穿好。”德拉科微微坐直身子,任他把显得有些大的亚麻色衬衣穿上,哈利用一条羊毛毯把他裹住,温柔的把他抱向餐桌。

“你太轻了。”哈利皱了皱眉,看着即使想吃得不行却依旧吃相优雅的马尔福,把自己的那一份推了过去。舌尖上草莓和奶油的碰撞差点让他以为自己见了梅林。他太久未接触甜食了,这一刻他甚至想流泪。

这晕乎乎的感觉使他察觉到了不妙。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模糊的视线里最后出现的是哈利的手。温度覆盖在自己眼睛上。

“睡吧。”

舌尖上还是隐隐刺痛,疯狂的恨意滋生在每一个细胞里。

“我也不想这样的,德拉科。”哈利察觉到他醒了,突兀地开口。空气里有血腥的铁锈味,还有哈利身上槲寄生的清香。

“可你到处勾引人,这着实让我很难过。但,你确实有一张不错的脸,”哈利顿了顿,手中的刺刀在桌子上咯吱咯吱得划出痕迹。他依旧轻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伴着刀刻木头的声音,很扰人心烦。

“但你只能是我的。”他走过来,揶揄地看着自己的作品。他舌头上的花纹很精致,这让哈利内心的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德拉科,此时就像被魔鬼预定的礼物。

他一脚踏在德拉科双腿间,皮鞋的尖端磨蹭着由于剧痛而鼓起来的私密。

他活像一个胜利的暴君,看着四处荒野的国家开心地大笑,又戛然停止。

哈利的表情迅速变得阴郁,槲寄生的味道里掺杂了腐烂的果实。而双眼里幽冥的绿色,是地狱中的鬼火。

“所以,我是你的主人了,德拉科。”

——tbc

第二话已更新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