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互攻】MOODY 04

——病娇文   主世界线 并且本人极度渴求有人勾搭评论几句我们一起讨论好吗!!(爱心太少,关注太少,我恨)

——今天德拉科和哈利分手了吗 01  02 的平行世界(这是大甜饼世界线)

——MOODY 01 02 03

_____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跪下‘’

救世主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魔杖,用另一端挑起金发少年线条流畅的下颚。他啧啧两声,虹膜映射着一个隐忍情绪的绝美容颜.只见眼波流转,浓稠的墨绿色潋滟,剑锋眉轻挑:“要我再重复一遍?REALLY?”他再度用力使依旧支撑着一只腿的少年屈服,那张脸上,生理盐水控制不住地往下淌,灰白色的唇瓣微弱的颤栗。飓风在他的瞳孔里肆意,胡搅得湛蓝色污浊不堪。仿佛不甘心似的,他凝视着救世主。凝视。

但他还是跪下了。膝盖撞击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扬起些许灰尘 。他和他隔着三个阶梯的距离,随着这个动作完成,却好像十万八千里了。青冬木魔杖有他槲寄生的气息,顺着他的脖颈,一寸一寸摩擦着苍白的肌肤。最终停在了锁骨处打旋。

“Good boy”救世主清脆的笑出声,就像看到了甜美的草莓蛋糕,忍不住对他垂涎三尺。他缓慢地迈动脚步,三个阶梯,一阶一阶,有沉重的皮鞋声。

“嗒 嗒 嗒”

‘’德拉科,你怎么不跑了?‘’救世主抚弄着德拉科小巧冰凉的耳垂,食指和中指细细地揉捏玩味。后者只是下意识地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在说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他没有想到公寓大门口被他设置了更高级的结界,只对于他一个人。甚至没来得及呼吸外面的空气,他立即被强大的能量抑制住,任凭自己多想挣脱也无果。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倒下,昏迷。感受被放慢的绝望。

“德拉科,你看”哈利的身体还在流血,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刺目的鲜红浸染薄衬衫的下摆,顺着腰线一滴一滴砸在德拉科的心脏。哈利指了指手心,他紧紧攥着什么东西。德拉科顺着视线看向他的眼睛,只是看,他想看懂哈利的意图。

“你把这个落下了”他执起德拉科的手,一颗小小的墨绿色蛇纹戒指套在德拉科的大拇指上。他猛然抬头,哈利正笑,但根本也不是笑。莫名的恐惧迅速膨胀在德拉科的脑子里,这是纳西莎留给他最后的东西,如果丢了,自己可能会崩溃的。

戒指沾着血,和绿色巧妙地发出视觉上的碰撞。他不自觉得摸着冰凉的圆环,下垂着眼帘,弯翘的睫毛承担着云朵似的轻盈浓密。过了一会儿,他开口。

“谢谢你” 三个字像是空气中轻轻破裂的气泡,一会就散了。德拉科无法再那么一意孤行,因为哈利可能因为这次而再次加强各种防御,说不定会收走他的魔杖。先服软,再做决定,他是这样想的。

哈利没有答话,鲜血还在淌,自己好像根本不在意似的只顾轻抚德拉科的耳垂。“你先去包扎,波特。我跟你回去”德拉科看不下去了,腿也有点麻。哈利如梦刚醒,“你不走了?不走了!?”语气里的惊喜和满足和吃了棒棒糖的小孩子别无他意。和刚刚黑暗疯狂的救世主完全不是一个人,他更像一个小孩。

更像德拉科认识的哈利。

他嗯了一声,哈利欢喜地把他抱起来,德拉科一个重心不稳趴在哈利的肩头,槲寄生和鲜血滚烫的气息裹住他,对他温柔的打招呼。这着实动作吓了他一跳,他小声轻呼,哈利赶忙问:“怎么了?哪里比较疼?”担惊受怕地像抱着瓷器,德拉科噗嗤一声轻笑,明明是他伤的更重,想到这儿心头又被压得喘不过气,便又匿了声。

“德拉科,你笑起来很好听。”哈利说到。德拉科愣了一会儿,发现嘴角的弧度的确有了变化,随即把头埋进哈利的颈窝里。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笑了。

多久没有笑了?

他们回到家,德拉科马上跳下去怕在累着还流着血的哈利,落地时一个小小的趔趄,被哈利眼疾手快地搂住。

“谢谢”德拉科嗫嚅。

“我们之间不要说谢谢,德拉科。这是我该做的。”哈利放开他,清浅地擒着笑。德拉科撇过脸不去看,找来自己的魔杖捣鼓了一下,默念了几句咒语准备。哈利坐在沙发里半瞌着眼,视线里只有一抹金色在晃动。

德拉科皱着细细的眉,小声地对着哈利念了几句魔咒,待伤口明显愈合才松下一口气。哈利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睁眼,不想让德拉科太难堪。“我再去给你熬几幅魔药你喝着。”

“你的魔药在霍格沃兹一向比我好得多。”哈利突然说

“是啊”德拉科顿了一下

以前啊,好像很久很久了。

好一段时间没有对话。两个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哈利躺在沙发上养伤看电视,德拉科在小客厅里熬制魔药。虫鼠草和忘忧草的香淡淡的,附在这个小家的空气中。德拉科心里压着事,哈利注意到德拉科的心不在焉,好几次搅拌棒掉在地上的声音让他不得不注意到。他爱的人淡金色的额发随着手的律动轻扫过睫毛,湛蓝色里泛着雾气,飘忽在外似的迷离。

“LOVE IS TOUCH BUT NOT TOUCH”

哈利无声地接近他,双臂环住他的腰。德拉科又被吓了一跳,魔药差点撒了一桌子。他拍拍他示意离他远一点,但哈利狗狗似的毛茸茸脑袋蹭着他的面颊,就是不愿挪走。他的双手交叉扣住德拉科精瘦的腰,低声发出一声呜咽。

“……嗯?”德拉科认命,叹了一口气继续熬药。他听到了哈利细微的声音。

“小龙……”哈利闷声闷气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啊……哈?”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哈利更加委屈地问了一遍,仿佛得不到答案他就会眼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一样。

“你怎么了”德拉科皱了皱眉,他有点不适应哈利这样,凶也不好,安慰也不好,很难办。

“……”得不到回答的哈利静默着,只是抱紧怀里的人。这个金发少年好像总是离他很远,就算在他怀里也触碰不到那颗心。

德拉科也不再搭话,任凭他搂着,继续神游。

“我们去外面过圣诞。”哈利突然开口。

“哈…?”德拉科惊诧得又弄掉了搅拌棒,这人怎么回事,一会儿要死要活不准他出门,现在又主动。不过终究是不错

“好” 他应下来。

“但我们要随时都在一起,你不能离开我一米之外,听懂了吗。”

果然……

德拉科点头,哈利在他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惩罚似的咬了咬他的脖子。

“你不要再逃走了。”

“嗯”

或许这样他会开心一点,哈利想让他开心。刚刚他的笑声很诱人。

我想要你快乐,德拉科。

就算你不快乐。在我身边。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