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哈德】MOODY 05

·病娇文 没看错我改成哈德了 我保证下一次开车

·今天德拉科和哈利分手了吗 01 02 03 04的平行世界

·关注评论喜欢你都可以做到的 我爱您们

·他们属于彼此 ooc 属于你们



“如果要道别,就吹一只红气球给我。我把你给我的最后一口气拿回家,永远不戳破。”

德拉科从来不知道救世主的衣柜里能有这么多斯莱特林式的衣服,细到衬衣、袖口都是暗绿色蛇纹的装饰,甚至还有好几套学院服。“德拉科你看这套行不行,我觉得你穿上肯定很好看,你看这个金纹。”哈利不断地拿各种衣服往德拉科身上比划,絮絮叨叨像个儿子要去结婚了的老妈子。德拉科被刚才折磨得有些困,敷衍地嗯啊几声,看着哈利一个人演独角戏。

墨绿色的衣袍有熟悉的荣誉感,他半梦半醒之间又回到了霍格沃兹时斯莱特林小王子的样子,耀武扬威的把爸爸两个字挂在嘴边,身后的两个跟班永远都在身后和他一起捣蛋,然后当众欺负哈利。那里天空太柔软,把空气染成明蓝色,还可以为所欲为的笑。


“德拉科,你睡着了吗”床的另一边塌陷,哈利担忧的拍了拍他的手,德拉科从回忆里抽出身,惺忪地睁开灰蒙蒙的蓝色,“抱歉……你刚刚有说什么吗”手背被温暖裹住,他突然发现双手被哈利握在手里摩挲,暗自缩了回去。“你穿哪一件?”哈利把头枕在德拉科的腿上,面对着德拉科问。


他又去捉住德拉科逃跑的手,加大了力度握住。隐隐有些疼,他不着痕迹地皱起眉,漫不经心的开口:“哪一件都行”


“哪一件都行?我给你看了这么久你说哪一件都行?”手腕传来的剧痛清醒了德拉科,他望着哈利深幽的眼,微微困惑的样子,他不明白这怎么又让哈利觉得生气了。


“……那就第二件黑色的衣服”黑色是他的保护色,沉稳慎重,也不展露锋芒。哈利再深深地看了一眼德拉科苍白的脸,轻笑。是略微缓和的眉眼,一束微弱的星光在墨绿色里搅动。他挑起半边眉,小啄了一口德拉科的手。“


你穿什么都很好看,德拉科。我一直觉得你穿什么都能吸引我。”


认真说情话的哈利看上去人畜无害,德拉科有点不自然的翘起一边嘴角回他,下床去拿衣服。”“太尴尬了,”德拉科心里嘀咕着,“波特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两道远山眉因为困惑吻在一块儿,还微微嘟起嘴。他并没有注意到背后的人正贪婪地汲取他可爱的小表情,哈利一把捞回德拉科拥在怀里亲了一口,这些小动作太想让他把德拉科一口吞掉。“你坐着,我去给你拿”



这是一套定制西装。三件套都服帖精致,很符合德拉科挑剔的口味。他禁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有这么多这种……我是说,并不太符合你风格的衣服?”



“我专门给你定制的,放心,可花了我一大笔工资。”哈利开始解德拉科的扣子,后者一个激灵,猛地往后一缩。“我自己来就好,衣服给我。”睁大的小鹿眼全部都是警惕,哈利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翁动的鼻尖,有点委屈的喃喃:“可是我很想亲手为你穿一次”梅林知道他有多想扒掉他的衣服!德拉科咬着下唇,默许了哈利突如其来的卖萌。



德拉科·吃软不吃硬·马尔福



冰凉的指尖划过青紫不一的肌肤,哈利垂着眼睑不做声,仔细的把衬衣给德拉科穿上。他的皮肤应该是柔软光滑和白瓷一样,一看就知道娇生惯养。“德拉科,我很抱歉”他低沉的说,“你不要离开我,我会改的”



德拉科身体一僵,只是拍拍他让他继续。



什么离开不离开的,我走得了么。

 

“这样……行吗”德拉科别扭的转来转去,在地上来回走了几圈。哈利愣了愣,在霍格沃兹时德拉科也曾穿着黑色的西装意气风发地向他走来,昂起娇俏的下巴轻蔑的笑。“你可真是上帝的宠儿啊德拉科,我是女生我肯定天天求着妈妈让我嫁给你”



“谢谢你的夸奖波特”德拉科背过身翻了个白眼,许久未穿过正装的他这一刻全是底气,“魔杖给我”他向哈利伸出手,“你只要带着我就行,德拉科。我比你的魔杖好用得多”哈利牵过他的手,得意地眨了眨眼,“各种意义上的好用”



这人怎么现在说话满嘴的黄色废料?德拉科扣住哈利温热的掌心,撇了撇嘴。身旁的人也穿着灰色西装浅笑,嘴角眉梢都是静谧的美好。



 

很多年后德拉科回想起这一幕,酸楚的幸福感总是汹涌地充斥着心脏。如果当时能再牵得紧一点,走进一点——



他们是不是就是另一幅模样了

 

“草莓芭菲!”哈利牵着德拉科在热闹的街上走着,亮晶晶的眼看着街边咖啡厅推出的甜品。“我想吃!德拉科这个真的挺好吃的”他急匆匆地拉着他进去坐下,“两份谢谢,其中一个多加一点草莓”德拉科完全是懵的,他还没来得及适应突然自由的感觉,街上穿梭的人流给他恍惚的隔世感,他呆呆的望着窗外,没有听到哈利源源不断的介绍。



“德拉科?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到处看看。”他回神,转过头看着哈利。哈利的头发微卷,可爱的翘起一个角,应该是刚刚走的太快的缘故。他下意识伏身帮他抚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引起的误会。



“德拉科你好温柔啊”哈利笑了,暖乎乎的,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



“谢谢……”他暗自给了自己一巴掌,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指尖头发的柔顺还残留在皮肤上,他低着头玩手,避开对面火热的眼神。



甜品很不错,哈利把加了草莓的那一个递给他,德拉科一口气吃完一杯都不带停的。圣诞节的欢乐颂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槲寄生下有恋人在接吻,德拉科放软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不自禁带着笑。哈利一直都有槲寄生的气味,他向槲寄生树走去,摸着它上面吊着的小礼物,回过头对哈利喊:“你看!”



人并不在那儿,应该是去前台结账了。槲寄生挡住大部分他的身影,他漫不经心的碾磨槲寄生的枝叶,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危险的决定,刺激着血液里奔腾的,对自由的渴望。



 

跑!



他快速冲出门,不顾一切的往外逃。人群中那么多人,都不曾看他一眼。离那里越来越远了,德拉科的心脏狂跳,他不敢停下脚步,只是往前逃。寒风刺痛了他的耳朵,剧烈的心跳声真的在打雷一样震撼他的身体,但他还是不能停



哈利四处望了望已经没多少人的咖啡厅,对自己嗤笑了一声。

果不其然。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