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哈德】关于在做的时候叫别人名字

·啥也别说了搞快关注我不然小少爷要生气了

·随机掉落小甜饼 上一篇 我也想上他 连着一起看才看得懂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今天的霍格沃兹都觉得很低气压。

先说是黑魔法防御课,老师邀请哈利上来做个示范,大家都扬起天真的小脑袋准备观看哈独秀的表演。

“噢波特先生!快停下来墙都要被你弄垮了!”只见哈利上去魔杖一挥,失控的魔法立即在背后的墙上砸了一个窟窿。坐在最后一排的睡觉的同学还以为巨怪又来了,懵懂的小眼神充满了疑惑。

“抱歉先生……今天可能状态不太好”哈利丝毫没有抱歉地黑着脸下台,路过德拉科旁边更是带起一阵阴冷的风刮得斯莱特林心颤。

“你们昨晚干什么了?”潘西戳了戳德拉科的胳膊小声问,德拉科恼火的揉了揉揉太阳穴,“我怎么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今天一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你们睡在一起了!?”

“你声音可以再大一点潘西”

 

教授其实也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权当是昨晚哈利纵欲过度。课还是继续上,底下的同学已经自动分为两派开始慰问昨天的新婚夫夫。赫敏一把扯过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救世主在自己旁边坐下,“你们昨天干什么了?”

 

“什么也没干”

 

“什么也没干那你发什么脾气”罗恩凑过来多了一句嘴,安慰似的给哈利手里塞了一把多味豆。

 

“就是因为什么都没做才这样的吧?闭嘴小处男。不过应该还是发生其他什么事了是不是”赫敏觉得自己快成为史上最称职的哈利专属老妈子,放眼望去隔壁桌的老妈子好像也很努力的工作

 

“马尔福少爷,您能告诉我你们昨天干啥了吗不然你们可能会成为霍格沃兹史上第一个分手最快情侣”潘西拿着笔使劲儿戳他的袖扣,这孩子跟个被强上了的小姑娘一样带着哭腔结结巴巴地解释,“我真的不知道……他今天起来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啊我能怎么办嘛大不了分手……”说到分手两个字语气明显打了个颤,气鼓鼓的包子脸全是大大的委屈,眼睛也瞬间红了一圈。德拉科把脸埋进臂弯里小声嘟囔,“我才不要分手……”

 

潘西拍拍他的背,他们院的少爷就是这么怂有啥法子。

 

还爱哭。想到这儿她顺便翻了个白眼。

 

 

 

再者是午餐时间,今天的午餐有布丁,草莓味的,德拉科刚想拿着布丁去找哈利献宝,但隔壁明显低气压的氛围他又不好意思过去,于是按捺下自己的小激动一个人默默扒拉完布丁。

 

但总的来说斯莱特林气氛还算不错,大家有说有笑,还算融洽。

 

格兰芬多简直是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说话,安静如鸡,边吃还边看救世主的脸色,也没人敢抢他周围的食物,赫敏和罗恩给其他人默默使眼色赔罪。整个大厅只有格兰芬多这一块塌陷了一般寂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出啥大事儿了。

 

“我还以为今天他们就要张罗张罗摆宴席呢怎么今天……”

“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吗?”

“该不会是马尔福太猛把哈利给榨干了……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

 

赫敏很想给隔壁来个消音咒,恳切希望哈利不要在听什么流言蛮语。今早上有一个女生就说了一句“哈利你们昨晚过得好吗”就被哈利用魔杖抵着差点弄死人家。肇事者哈利低着头小口小口喝着汤,冰冷的气场自动隔绝所有人,掉下来的碎发挡住了墨绿色的眼。

他知道德拉科在看他,但就是不和他对视一眼。

 

所以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学生都发出了这个疑问。

 

好的让我们来回看一下昨天的哈利卧室实况——

 

“你别摸了哈利……”德拉科攀在哈利肩头小声求饶,救世主几乎是抱着他一路摸过来的。“至少回去再说好不好……啊!这里不行!”

 

哈利当然是不会听的,指腹摩挲着他大腿内侧的软肉流连。德拉科坐在他的臂弯里,很轻,单只手就可以抱住他。这也更加方便哈利继续吃豆腐。德拉科似乎很敏感这种位置,紧紧攀附着哈利的脖子,红透了的小脸埋在哈利的颈窝,呼出一小段断断续续的热气

 

裙子全部被撩了上去,这个高度,德拉科精巧的肚脐正对着哈利烧着欲望的眼睛。他轻笑,舌尖俏皮地舔过那里打了个转,带来一阵酥麻的电流。德拉科心中一惊,忙咬住下唇不让喘息溢出来

 

“啊……我说了让你不要再动了!忍一下会死吗你!”德拉科急了,再这么下去在走廊里被吃干抹净也说不定。他作势咬了一口哈利的脖子,身下的人一声痛呼,啪地一掌拍在了德拉科正不安分地乱扭的臂部

 

“这手感也太爽了吧……”哈利趁势又捏了一把,德拉科气得抽出魔杖使劲儿敲了敲哈利的头这才让这个精虫上脑的救世主停下来。

 

“让你忍一下你怎么回事儿啊!”德拉科酡红的双颊尽是娇羞和气恼,正瞪着那双勾人心魄的蓝眼睛看着哈利

 

“……忍不了啊你太好吃了,小少爷”哈利在走廊的暗处停下,让德拉科的后背抵在大理石柱上,“腿缠上来,你也主动一下。手抱住我的脖子。快点。”哈利沉重的喘息无疑是催情剂,他一点都不留情地扯开做工精致的蕾丝衬衫,埋首于德拉科紧实的胸膛。

 

“等一下……哈利!!”德拉科拽着胸前不断乱拱的黑发,哈利染上情欲的墨绿挑逗地看向惊慌地他

“怎么了?”沙哑而低沉,哈利现在的嗓音句句撩人

“……你确定没人看见?”德拉科问了一句现在最不该说的话

 

“我确定,darling”哈利笑着亲了一口他饱满的唇,“就算有人也不会打扰我们的”

 

德拉科知道现在是跑不了了,索性心一横,亲手脱下了被拉扯的不像样的衬衫。背脊触上冰凉的大理石,他昂起头发出一声美妙的喘息

 

“快点,我还是想在床上”

 

救世主托着他的臂部往上拱了拱,“那你也要配合才行”

 

 

 

一切都很美妙是不是?

 

怪就怪在德拉科情动至深喊出了一个名字,

 

“阿斯托利亚——”

 

身下的动作明显一滞,哈利抬起头,看着德拉科水雾朦胧的双眼,不敢置信地问了一句

 

“你他妈在说什么?”

 

德拉科知道自己犯事儿了,但他根本记不住刚刚说了什么——谁会在爽到流眼泪的时候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哈利当即黑着脸退出来,用大衣把德拉科裹住,一路怒气汹汹地回到他的卧室。还算温柔的把德拉科安顿在床上,马上关了灯背对着他生闷气。

 

斯莱特林的小少爷哪经过这等委屈,他也赌气背对着他,两人一夜无话。

 

 

 

 

再次回到现在的午休时间。


哈利其实心里已经快绷不住了,主要是面子上过不去。哪怕德拉科过来说一句话他就马上原谅这个可怜的小白鼬,可是怎么等也没等到。


“人家都偷偷看你那么多次了你也可以了哈利”赫敏走在哈利旁边絮絮叨叨


“我哪知道他看的是谁”哈利气得胸闷


“那你今中午去找他呗这么不相信”


“……好主意”

 

救世主一路狂奔到斯莱特林门口,守门人慢吞吞地开口:

“口令”

 

“不知道,你快放我进去我的小朋友和我吵架了”

“你就是昨天那个——”

“对就是我快开门”

“祝你好运”守门人揶揄地笑着,哈利简直无法控诉这个学院的恶趣味。公共休息室里的斯莱特林全都一脸“我就知道你要来”的表情,哈利抬头望了望,他突然记起自己并不知道德拉科住在哪里。

 

“楼上直走第二个房间”潘西手上拿着书挡住自己的脸

 

哈利说了句谢谢,身后的斯莱特林们发出一声窃笑。

“记得用消音咒波特先生”一位好事者又提醒了一句,休息室里一下子充满了放肆的笑声。哈利撑着一张脸不想再发火。现在当务之急是找老婆。

 

 

 

德拉科已经在午休了,薄薄的被子掩住他的腰身。哈利还是听话地用了消音咒,慢慢靠近熟睡的他。

 

眼圈红红的,似乎睡之前还偷偷哭过。哈利的心脏一下子爆炸,他爱怜地摸摸他的脸,他似乎是感应到有人来了,小孩儿一样咂咂嘴。

 

哈利突然有点想欺负这个毫无防备的小朋友。

 

旁边放了一条德拉科的领带,他蒙上德拉科的眼睛,自己欺身压了上去。

 

“谁?!”德拉科终于被弄醒了。失去视觉感官只能让他胡乱地舞着手臂,哈利反剪过他的手举在头顶,另一只手抚上德拉科脆弱的脖颈。

 

“我……我要喊人了!”

哈利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没说话。

 

“给我停下!你他妈不知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哈利嘴角勾起一抹笑,口嫌体直是他们马尔福家传的特性吗?

 

“……虽然很可能马上就不是了,你听我说,他昨天突然好奇怪,我都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他就对我生气”德拉科又带上了哭腔,小巧的鼻尖翁动。

 

“他真的烦死了……也不知道主动来找我,明明只要他主动一下我就会马上原谅他”

 

这倒和我一致。哈利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痛啊!你还不给我停下!”德拉科在身下使劲扭动,修长的双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蹬

 

哈利扯开他的睡衣,迫不及待要补偿自己昨天的损失,一面又瞧着德拉科的反应

 

“哈利——!救命啊啊你给我滚下去!”

 

现在知道叫我的名字了,哈利心里一阵自豪(欺负老婆不是好人大家不要学),他扯开德拉科的领带,轻轻啄了一口微张的唇。

 

“我在这儿darling”他的墨绿被春风拂过一般明亮,带着笑意看着他。

 

“——这又是什么新玩法哈利波特?”他的湛蓝色危险的闪烁

 

然后德拉科扯出一个标准的假笑,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不过脸上的笑容好像也藏不住了小少爷?


“所以说我昨天到底干什么了”德拉科又心疼救世主躺在地上卖惨,下了床缩进哈利怀里,音调软软的像猫一样。


“你喊别人的名字,德拉科”


“……?”他努力思索着自己昨晚的行为,灵光一闪


“我他妈!哈利!我是想说阿斯托利亚在看着我们!”德拉科闷声闷气地说出真相,妈呀说白了为这个冷战简直不值好吗!


“啊哈?”


“啊哈”

两个别扭鬼的事实告诉我们,话还是要说清楚。


阿斯托利亚事后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但由衷地祝福他们,并表示下次在公共场合不要再做了。

评论(1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