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哈德】我当然很爱他

·随机掉落小甜饼,名字看着挺纯洁的其实内容umm之前的 我和我的小朋友 后面这两篇我也想上他 关于做的时候不要叫别人名字连着一起看才看得懂这一篇哦~

·仙女强推 Almost lover 我简直爱死他们

·关注仙女通常会有好事发生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今天的霍格沃兹也想搞点事儿

 

继格兰芬多救世主和斯莱特林小少爷终成眷属并且全员围观了其中某一位穿小裙子的风采后,全校师生都觉得应该趁热打个魔杖。

 

“最近还有什么好日子大家一起乐一乐嘛?”罗恩嚼着鸡腿吧唧吧唧

 

“好像……”赫敏快速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重要节日,“二月十四号有一个情人节!”

 

格兰芬多无数双眼睛瞬间回头看着哈利,目光炯炯犹如饿狼,当然也有慈母般的关爱。哈利艰难地咽下一口鸡肉,怯怯地开口问:“你们……想干啥”

 

“要不来一个情书活动吧!说起来哈利学长好像还没有正式的给德拉科学长表过白”一个低年级的小姑娘提议

 

“可以啊,刚好有很多人可以借机抓住这个机会表白一下嘛”韦斯莱双子朝自家弟弟使眼色,罗恩瞪了他们一眼,挠了挠火红的头发继续吃鸡腿。哈利低头笑了笑,罗恩的心意大家都挺懂的,只是他本人好像并没有要捅出去的意思。赫敏估计也在等他主动开口,不过我们的万事通小姐才不会被罗恩的慢吞吞耽误,相反,她更关心哈利的感情状况

 

“那就这么定了,我去申请一下,你们慢慢吃”拍拍哈利,后者重重的咳嗽了几声,这力道可不怎么轻。正缓几口气,斯莱特林那边突然就起了一阵波澜,一大波墨绿色蠢蠢欲动看的人头晕

 

“我的妈呀!!德拉科你的脑子被波特先生的魔杖打了吗?”

“朋友,恋爱虽可贵,脑子更重要”

 

“……噗哈哈哈哈我憋不住了你们继续不要管我哈哈哈哈哈”

 

话题中心的小少爷板着一张明明笑起来会更美的脸,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咳嗽得厉害的救世主。哈利顺着炽热的视线望过去笑了笑。德拉科哒哒哒(为什么是哒哒哒??)地小跑过来,手上攥着魔杖嘴里还念念有词。哈利赶紧把暴走在阿瓦达边缘的小朋友抱住抚顺,“没事儿德拉科,很好看的,愿赌服输嘛”

 

“愿赌服输个屁!”德拉科把脸埋进哈利的衣袍里躲着,要不是昨晚上他们吵嘴说谁的论粉丝多谁就穿女装一周这个愚蠢的赌约……

 

 

视频倒回昨天哈利的卧室——

 

 

 

“我肯定是最多的啊!再不然我花钱买粉丝也要买过你!”德拉科窝在哈利怀里,仰着头气哼哼地鼓着包子脸嚷嚷,哈利的下巴蹭了蹭他的发旋,双臂环住他不让这个貌似有多动症的小孩乱动。“这可不公平德拉科,现在拿出你的手机我们看一下?”哈利把被子拉扯到德拉科的下颚底下,细心地给他盖紧不让他着凉。可怀里的小人并不怎么领情,不停地扭来扭去。

 

哈利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挺翘的鼻尖不安地翁动,他叹了口气,双手交叉环住德拉科的腰用力按住他的肚子。怀里的人惊叫了一声,眼看着又要鼓起包子脸骂人(卖萌),哈利忙亲了亲他的额让他安分一点

 

“好好好赶快看吧,我已经想好你要穿哪一套裙子才能展示你性感的腰线了”哈利埋入德拉科的颈窝深吸了一口,这里总淡淡的附着一层红酒香气。“可闭嘴吧,我看你还是穿着女仆装好好躺着等我上你比较好”德拉科纤细的手指划开手机锁屏,哈利捕捉到他的壁纸是上次选美他自己的照片,密码还是他的生日。他抿着唇笑出一个小酒窝,更爱怜地蹭了蹭德拉科娇嫩的肌肤

 

“你可真爱我啊德拉科”

“Ah—ha,可能是吧”

 

德拉科在自己的粉丝群头像上方顿了顿,他回过头,哈利向他挑了挑眉示意赶紧。德拉科灰蓝色的瞳孔微光一闪,喉咙里发出像奶猫一样的甜腻的嘟囔。他也学着哈利挑了挑眉,舌尖轻巧的扫过哈利微张的唇,然后立即转过头装作一本正经的乖乖窝在哈利怀里。铂金色的发丝扫过哈利的脸,他收紧了环着德拉科的手臂,深呼吸了一口气

 

鬼知道他男朋友从哪里学来的撩人术  

 

 

 

“我……我他妈”               

“不准说脏话德拉科”         

“Fine,哈利波特你现在马上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这是我的床宝宝”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比哈利少了一个粉丝的账号,手肘往后狠狠地一捅正好命中哈利的肚子。哈利闷哼一声咬在德拉科的脖子上,墨绿色浇满了委屈,盯着翻脸不认男朋友的德拉科哀戚戚地说:“愿赌服输小龙,就一周的时间嘛……”   

 

德拉科咬着唇不说话,哈利继续安慰着

 

“反正大家也不是没看过你穿裙子……哎你冷静小龙!!” 

 

哈利揉着腰委屈地躺在地上,他觉得德拉科可能正处于更年期这么凶残

 

德拉科·死要面子·马尔福,重现江湖   

 

 

回到大厅中间——

“好了好了乖了,没事了,他们嫉妒你长这么好看呢”哈利宽大的学院袍裹住努力往自己怀里缩的男友,用眼神警告了周围笑的放肆的斯莱特林。大家立即憋住笑转过去吃饭,但总时不时有人憋不住笑了一声,像炸在空中的小礼花

 

今天的斯莱特林小少爷也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黑水晶高跟鞋和Dior高定小礼裙让他美得不可方物。袖子两边的蕾丝从手腕一路蜿蜒到肘关节,一字肩的黑色裙装在腰线那里收紧,又从下摆蔓延开直到膝盖。脚裸处还系了一个丝质的黑色蝴蝶结,左脚踝还多加了一条金色的星星脚链。

 

“打死我也不相信这是哈利选的”

“那不成是德拉科自己蹦蹦跳跳兴高采烈的选出来的?”

“噗哈哈哈哈哈大家都别管我我今天疯了哈哈哈哈哈……”

 

斯莱特林的笑声尖锐又刺耳,但格兰芬多就要友好的很多——

 

“哈哈哈哈哈哈马尔福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我发誓没有女生比你更美了马尔福小姐”

“这是你的婚纱简版吗亲爱的,你简直太有品味了”

“哈利你真他妈是血赚!”

 

我错了,sorry

 

趁德拉科暴走起来对全院使用阿瓦达,他赶紧打横抱把即将爆发的小白鼬抱走。全员又是一阵嘘声,赫敏刚刚申请完回来发现气氛都不一样了。她瞄了一眼空了的座位,“哈利人呢?”

                                                                                 

“哄老婆去了”  

 

哦,赫敏翻了个白眼。“已经确定啦,我们马上就可以准备一下筹办这个情书活动” 

 

“哇麦格教授继上论坛后又批准了这么个活动?” 罗恩夸张的大叫一声,鸡腿骨碌碌地滚下了桌子

 

“没,这次我没找到麦格教授,”赫敏骄傲地昂起小脑袋,“是斯内普教授同意的哦!” 

 

格兰芬多安静了两秒

 

“教授是想帮他的小马尔福一把哦……”        

“有关系就是好,斯莱特林简直关系强院”   

“就差马尔福他爹打钱了呵呵呵呵呵”

 

 

 

德拉科气得一句话也不跟哈利说,一路上黑着脸快速往前走。穿上高跟鞋也走路生风的他差点就叫哈利跟不上了。哈利紧紧跟着德拉科,准备着措辞想让他冷静一点

 

“德拉科……”   

“别叫我!你看看你出的主意!”德拉科突然定下来转身,哈利没料到他就会突然停下,一个不稳撞上他,两个人一起跌在地上的瞬间哈利下意识把德拉科搂在怀里不让他垫底。

 

“都怪你!”            

“……好好都怪我”哈利吻了吻他的前额,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里一秒冲上来的委屈化成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打得哈利心里生疼

 

“宝宝你知道我们马上就要有一个情人节特别企划了吗”哈利马上转移话题,他真的见不得小白鼬哭哭啼啼的,这只会想让他把他吃掉

 

“我们马上就分手,你自个儿过情人节吧!”德拉科再一次钻入哈利怀里躲着,一只手扯着裙角

 

“听我说德拉科,反正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们后天一结束就不穿了好不好?不哭了我的小朋友……”哈利温声安慰着,他光裸的肩膀颤抖,像是引诱着哈利赶紧来咬一口。事实上我们的救世主确实这么做了。

 

“……痛”德拉科小声抱怨着,他好像特别喜欢咬他。这个字的尾音旖旎,还带着哭腔的颤音,迅速撩起哈利心中的一把火。也不管这里是走廊还是卧室,他扶起德拉科看着他水光潋滟的眸,双手在他男朋友柔软的臂部揉捏,,还企图要进去似的开始扒拉他的裙子。

 

“这里不行……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是在发什么情!”德拉科按住蠢蠢欲动的哈利,白皙的脸上有一抹酡红,“抱我回去”

 

哈利基于上一次的悲惨遭遇,麻利地抱着他瞬移回卧室

 

 

接下来的情节哈利说少儿不宜我们就不接着报道了,嗯

 

 

 

格兰芬多并不擅用文字表达她们的情感,看他们稀里糊涂的论文就知道(除了万事通小姐)。哈利抓着笔想了半天,废纸倒多了一筐也没想出个好句子。

 

“哈利走啊吃饭了!”

“你们先去我再想一会儿”

 

罗恩和赫敏表示理解,“那我们给你带饭回来,你想吃啥”

 

“德拉科”

 

……变态。两个人难得同步到一块儿,他们甩上门独留哈利一人守空巢

 

 

 

接下来是魔药课——

 

“芨芨草可以治疗麻瓜的天花,那么……”斯内普顿了一下,拔高了音量:“波特先生,你在底下写什么?”他快步走过来抓起哈利没来得及收下去的纸,瞥了他一眼

 

“下次上课记得听课,该做笔记的时候后我会提醒你们,继续”他放下纸走回讲台

 

“我敢保证哈利写的不是笔记”罗恩小声嚷嚷

“斯内普看到亲爱的德拉科五个字脸色都变了啊哈哈哈哈”赫敏打着哈哈看了一眼明显被自己未来的一家人吓了一跳的哈利,“写完了吗你”

 

哈利苦笑着把纸扔作一团,可能明天真的得分手也说不定

 

 

 

第二天晚上的会议大厅——

 

哈利穿得格外帅气,当然,德拉科也按照约定没有脱下小裙子。他们作为开场嘉宾一同走向台中央。德拉科难得乖顺地挽着哈利,瀑布似的黑色长发衬得他很清新。哈利拿着话筒清了清嗓子,他退到一边微笑地看着他,真的乖死人了。

 

 

SO ——why?我们骄傲的马尔福为何如此听话?

 

我们再次回到开场前一个小时——

 

 

 

哈利觉得自己怎么写也写不出来,于是干脆抱着男朋友到床上一阵啃。“不要留印子哈利!我待会儿还—啊……”娇喘声淹过了他的埋怨,哈利在他身后摸索,然后一个冰凉的东西塞进德拉科紧致的——

 

“这是什么?”德拉科抱着哈利的脖子压制住自己的喘息

 

“为了防止你待会儿不乖的道具,好了我们收拾一下该过去了”哈利放下缠在自己身上的小白鼬,给他穿好自己翻了无数个女性杂志才找出来的裙子给他穿上。德拉科马上皱起眉试图反抗,直到一阵酥麻感从身体后方传来。他睁大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你把这个放进去了……!”

 

“Yeah,你要是不乖,我就按一下,听明白了吗”哈利俯下身啄了一口德拉科微张的红唇,“走吧小公主?”哈利脸上带着掩都掩饰不住的得意,歪了歪头

 

“我可去她妈的吧”德拉科现在真的很想掐死自己为什么喜欢上了面前这个老东西

 

 

 

 

回到现场——

 

灯光暗哑,全场安静下来,屏住气听着救世主的告白。哈利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德拉科,朝他微微一笑。他们的目光短暂地纠缠在一起拥吻,散开

 

               

“关于我。我的种种疯狂之中一种疯狂的故事。

很久以来,我自诩主宰了一切可能存在的风景,我

认为绘画和现代诗如此驰名原也十分无谓。

我喜爱愚拙的绘画,挂帘,装饰品,街头卖艺人的

小布景,招牌,民间彩画;我喜欢过时的旧文学,教会

的拉丁文,不带拼写文字的色情书,描写我们老祖宗的

小说,仙女故事,儿童看的小书,古老的歌剧,无谓的

小曲,朴素的诗词。

我总是在做梦,梦到十字军远征,不涉及他人的冒

险旅行,梦到那没有历史的共和国,被镇压下去的宗教

战争,风俗大变革,种族大迁徙,大陆移位,对这一切

荒妙神奇,我都信而不疑。

我发明了母音字母约色彩!--A黑,E白,I红,O

蓝,U绿--我规定了每一个字音的形式和变化,不是吹

嘘,找认为我利用本能的节奏还发明了一整套诗的语言,

这种诗的语言迟早有一天可直接诉诸感官意识。至于如

何表达,我还有所保留。

首先,这是一种学习。我写出了静寂无声,写出了

黑夜,不可表达的我已经做出记录,对于晕眩惑乱我也

给以固定。”(兰波)

 

德拉科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一直在意的是哈利低头读诗安静美好的模样。他承认,他是如此爱恋离他两三米远的——仅仅属于他的——哈利波特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哈利在一片掌声和起哄声里转头看着德拉科,但对方只是盯着地上笑。他手放回衣兜里按了一下开关,满意地看着德拉科瞬间通红的脸愤愤地怒视着自己。

“Simile”哈利对着他做了个嘴型

德拉科尽全力扯出一抹笑,走过来抢过他的话筒,下面的人也抬着头准备接狗粮,气氛再次安静

 

“首先,这是一首不错的诗。但据我所知这是兰波先生的,不是波特先生的——啊……原创”后面又是一股电流刺激着前列腺,他扶着话筒杆,断断续续的继续:“不过,我想我理解波特先生的意思”他顿了顿,还是漾起一股柔情

 

“我们能走过那么多事在一起,真的很好”

 

他回头,像是谁揉碎了一把星星撒在他灰蓝色的瞳孔深处

 

“我很爱他,关于波特先生”他走过去,微微踮起脚,嘴角有完美的弧度

 

“我爱你”

 

 

 

事后波特先生表示——

“我也爱他,当然,”   他的墨绿色荡漾起波纹     

 

“没人比我更爱他了”

评论(7)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