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哈德&德哈】TEN COUNT

·十个小故事,睡前食用,雨天食用,独自一人食用

·你会关注我的,而且还会和我一起玩,不是吗

·H-哈利视角 D-德拉科视角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你们



H 一虐【美人迟暮】

画像上的你还是年轻时的模样,铂金、灰蓝、墨绿

 

“你的眼睛是我们的院色,哈利”

我记得,你和我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仔细点可以听到你细小的喜悦在颤动,燎动我

你还是那个模样——

心跳难以捕捉,隔着暗火,隔着荒漠

“我要启程去找你了”,我喃喃地说

 

我最后一次伸手抚摸你,你眯着眼笑,你生前从未如此灿烂地笑

 

“波特教授——!”

人群慌乱,他们在担心我的生命,可这都与我无关了

我手持对你的思念,与漫长的黑夜对峙

 

 

D 二虐【爱恨糊涂】

你离我很远

 

在你和朋友们一起并肩的时候,我只能站在你的对立面

 

“有的时候我真的希望你去死,德拉科”,你手中的魔杖指向我,好凶狠地语气

“那就杀了我,杀了我”

 

或许这样我就不会再一厢情愿地喜欢你

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我好爱你啊——

人类总是如此卑微的去求爱么,我在被你的咒语击中时这样想。

我们敌对,不友好,争锋相刺,所以你对身边的猫狗都展露出一丝爱意,唯独我不行

 

我要离开你了,哈利

我下辈子不要再喜欢你了

爱你,也不行

 

H 三虐【知己成陌路】

我们的目光在空气里短暂地相斥,极快地散开

 

“哈利先生,恭喜你和韦斯莱小姐终成眷属”,赞和声在这个聚会里成为必不可少的东西,我听倦了,僵硬地推掉这些恭维。真的太少接触这样的场面,和在这里如鱼得水的你看上去如此突兀

 

“马尔福先生,赏脸喝一杯吧?”

你倦怠的眉微风点水似的皱了皱,再次不着痕迹地氤氲溶入空气里。你抬手,笑着点头碰杯

 

“他不能喝酒,他——”,我条件反射似的伸去手挡,你已经一饮而尽,灰蓝色的眼睛诧异的看着我

“波特先生你记错了吧?马尔福先生酒量可是非常好的”,那个人解释着

 

可你以前一喝酒就会过敏,你以前……

“哈利,哈利哈利——”“好了你别喊了,我待会儿帮你挡了就是”,而后清凉的吻荡漾在唇角

 

“新婚快乐,波特先生”,你的灰蓝色突然撞向我,我慌张的和你碰了杯,液体刻过骨肉淌走

 

你转身,游弋

 

陌生人都知道的你,现在对于我完全陌生

你多久变了?你怎么变了?你经历了什么?

 

我们好像,真的不在一起了

幸福这种东西,要是不放弃就什么都得不到啊

 

D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

 

大战已经过去了

那英姿,无关风月

 

“救世主救了世界,救不了我”

 

我看着他在我的墓碑前日日夜夜地守,刚开始还姑娘似的呜咽,到后来仅仅是沉默。我也不喜欢吵闹

 

他每次都会带来一小束桔梗花

 

他的墓碑似乎过早地来到了我的旁边,听旁人的闲杂碎语,接下来还爆发了大大小小的战争,内战,边界战。霍格沃兹终于还是被毁灭得很彻底,他拼了全力也没有挽救我们的回忆。

 

乱世之所以成诗

 

据说他为了来到我这个无名碑旁边一起下葬,不惜和魔法部大干了一架,生前的最后一口气都还在嚷

 

情人之间说不上什么道理

这个傻子

 

 

 

·桔梗花:花语之一为无望的爱,代表了深深的遗憾

 

 

H 五虐【生死离别】

我把他留在我身边,我发誓要用生命去保护他

他那么高傲倔强的人,怨愤充盈着本不该盛放这些的瞳孔。他在怨我,他说我不给他自由,囚禁了他

 

这又怎样,你得活着

 

“你怎么还不去死?”

“就快了”,我回

 

“放我走,波特,不然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不要急,就快了”,我回。你掐在我脖子上的手用劲得泛白,而我在担心你吃饱了没有

 

“你为什么不放我走”

“你知道原因”,我倒掉你放了毒药的橙汁,重新接了一杯温水。刚刚你的嘶吼对你的嗓子不好,我递给你,看着玻璃杯再次碎了一地

 

“哈利·波特,你这个疯子”

“彼此彼此”,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回到家看着一片狼藉叹气了,“有大批大批的人在追捕你,我没法放任你不管,你在我这里很安全”,我尽量不再去试图惹怒你,昨晚上你刺向我的伤口还没愈合

 

“快去死!!你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了!”

“快了,快了”,我喘着气处理肩上出任务时的伤口,你见状,粗暴地扯过医用棉布又轻轻地缠上,你离我很近,我呼吸你的呼吸

 

 

 

食死徒的余党还是找上了门,我有些许庆幸,幸好不是其他人,这样他们只会伤害我,不会伤害你

 

我还没有爱你,它就过去了

 

死之前你是不是喊我的名字了,小少爷?

我记不清了

但是你不要哭,我不要你难过

 

 

D 六虐 【恩义不复】

我们几乎不说甜蜜的话

 

你的情绪总让我捉摸不透,“烟雾弹,德拉科,他在利用你”,潘西告诉我

 

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如此相爱。只是上不来台面罢了

 

没有关系,你允许我在你身边已经是奢望

 

那次大战来得那样快,而我迷恋你眼里的墨绿色

“波特——!”我从父亲他们身边逃掉,把魔杖扔给你

 

“THANK,MAIFOY”,你朝我笑着

 

 

 

“阿瓦达索命!”

 

 

 

你的魔杖指的永远都是我,我早该料到。事实上,我已经料到

 

在你身边多停留一秒吧,我可以——

 

叛逃众生

 

H 七虐【求而不得苦】

交易从那天疯魔迷乱地晚上开始

 

我看见你瘦挑的身姿倚在酒吧前,和刚刚勾搭上的权贵交换呼吸。他的手搭上你的腰,针扎一般刺痛我

 

“你搅黄了我的生意,傲罗先生”

 

“我赔偿你的损失,马尔福先生。但你首先把自己给——”,照顾好这几个字对于你来说有点奢侈,我咽下后半句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烟雾挡住了你的眼睛,我不喜欢

 

“不要再抽烟了”我夺下端口有点湿润的烟卷扔在脚下碾碎,你抬眼,混沌的情感轰轰烈烈地搅动,发出一点岩浆似的红。你扯开嘴角笑了,很突兀,像被摔碎的瓷娃娃嘴边裂开的缝

 

“雇主说什么都是对的”,你朝我伸出手臂,昂了昂娇俏的下巴,“主人,我累了不想走路,你抱我回去吧”

 

是那么天真

 

“去我家?”

“我没有家,先生”,你在我怀里咕哝着,“可是我结婚了,好玩吧”

 

我忍住想要把你摔下去的冲动,转而更加用力地把你抱在怀里,要把你镶嵌在我的骨骼中

 

“痛,轻点”

 

  “和谁”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救世主大人”,你攀上我的脖颈,恶作剧似的咬了一口,“这是我的私事儿”

 

铂金色的软发蹭过去火烧火燎地痒,连同我的自尊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让你死在我的床上”,我也低头咬了一口你鼓起的包子脸,碰上上你潋滟的蓝

 

“荣幸至极”

 

 

爱人可以结婚,亲人可以血缘一生,而对于你,我只能让每次许的美好愿望都与你有关

 

我给你钱,你拿去重振你的家族;而夜晚完全属于我们

 

 

“你爱不爱我,德拉科”

你盯了我一眼,扑哧一声笑开了。我恼怒地更加深入你的身体,你还是笑,“别留痕迹亲爱的,今晚我要回家过夜”

 

“原因?”

 

“我夫人的生日,作为丈夫——啊……你太快了,慢一点,”,你还有余力张口,“做丈夫的肯定要回去陪她”

 

“如果我不允许呢”,我抑制住我不正常的心悸和颤抖,在你身体里继续横冲直撞

 

我还是想再问一次那个问题,没有答案,我知道

 

 

你爱不爱我

 

 

 

 

你挽着你的妻子款款走向正中央,笑容得体,风姿依旧

 

“波特先生曾经给予我很大的帮助,利亚”,你朝我礼节性地微笑,你魅力动人的妻子朝我伸出手,温软的语气:“谢谢您,波特先生”

 

我没有接,她尴尬着缩了回去,有点怕生的模样往你怀里躲了躲。我的眼光过于深邃了,会把她吓着。你牵起她的手在唇边吻了吻,一副好丈夫地虚伪模样

 

我决定爱着这样的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将独自走一趟你这条曲折的隧道。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想到会如此黑暗,即便如此,我也没想到会如此孤单

 

“失陪,先生”

 

D八虐【失又复回终踟蹰】

你狼狈地跑过来,手上撰着一张纸,淡红色的魔法部公章

 

“我帮你争取到了,你明天可以去圣芒戈上班,德拉科”,冬日的冷空气都被你的活力焐热,你望着我,真切又热烈

 

“谢谢”,我接过纸准备关上门,你急急地上前一步,呼出的白气搅浑了你生机动人的墨绿

 

“你……不再说点什么吗?”,我看到你冻僵的手又不带手套,瞄了一眼你失望的脸,点点头

 

“那打扰了…”你最后深深地凝视我,炽热得有点犯规。我赶紧关上门避开你的目光。听见你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才走开,脚步声里都浸泡着难过

 

我抱着这张单薄的纸,上面残留了你刚刚紧紧攥着的体温。我脱力地靠在门前,泪水砸向你离开前的叹息

 

“你可以来魔法部,马尔福先生。但你必须和波特先生保持距离,反之,后果自负”

 

那个女人来找过我,一贯傲慢的语气,身上全是魔法部的恶臭味

 

可我不得不答应,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失去所有了。我的家族,需要我

 

把你拒之门外真的很难过,哈利

 

 

 

我是怀着黑暗的人。而你——过分光明、热烈,且无辜。怎么办,你再不走,我就要吞噬你了。我只能用狡猾、不忠又伤感的黑暗吞噬你了

 

 

 

H&D九虐【今生姻缘薄】

 

“哈利波特——魔法界的救世主,唯一可以抗衡伏地魔的勇敢的格兰芬多”

“德拉科马尔福——伏地魔的跟随者,食死徒的代表人物,阴险、狡诈、阴暗的斯莱特林”

 

H&D 十虐【人似君影,仍道不如初】

 

哈利在街上看到一个男孩,眉眼如画,身姿飒爽,安静地啃着青苹果

 

他踟蹰着,多看了几眼,压制住自己内心莫名攀升的哀怮。那个男孩也回过头看着自己,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鼓动着腮帮像极了小白鼬。

 

“哈利!赶紧走了别瞎看”姨妈扯着他的衣袖往前走,表哥达利正耀武扬威地炫耀他的新玩具,冲哈利鬼叫着

 

如果我认识这个男孩就好了,哈利边走边想

 

他最后看了一眼美好得像幻觉一样的男孩,他已经不在那里了。一位庄严的男人和温柔的女士陪在他旁边走着,像是他的父母

 

祝他这一生都幸福,爱人不该被虚度

 

 

 

 

 

“我爱花火

他却易逝

会否有这样的你

予我一场不落的花火”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