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德哈】前世情人

♥情人节贺文!魔女养成梗
♥祝大家Happy Valentine's Day!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BEFORE:

这次的任务比想象中艰难,他们清理了马尔福庄园窝藏的食死徒,两天两夜。哈利能活着出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庄园外面发现的一个小孩,似乎是被抛弃了


“将威士忌从酒瓶注入玻璃杯时,发出非常舒服的声音。就像亲近的人打开心房时那样的声音。”


他把小孩抱在怀里,在被破坏的厉害得庄园的厨房里急着做了一道营养餐。他太瘦了,抱着都不舒服。哈利皱了皱眉,把他放在一个垫子上开始煮饭

THEN——

“把这个吃掉”,哈利已经端着碗蹲了两个小时了,面前这个小孩看上去无比瘦弱,应该是哪家贵族抛弃的次子。他恼火地挠了挠凌乱的黑发,虽然自己做的这个的确不好吃,之少也有点营养。但面前这个金发小孩只是呆站在他面前抿着嘴,直愣愣地盯着哈利看

“听话小朋友,把这个吃掉,它很有营养”,哈利往前一步,腿上的酸麻感也不足以让他服输(但是趔趄了一下),倔强地端着碗凑到小孩面前,他还不信了,这小孩要和他大眼瞪小眼几个小时不成?

小孩往后缩了一步,破烂的褂子套在他身上显得很大,空荡荡地晃了晃。脏兮兮地手和脚暴露在外,二月份说不上太冷,但也不是太暖和,这样肯定会冻感冒

哈利放下碗,看着小孩灰蓝色的眼睛尽力放软语气,“小朋友,我还有事要去忙,我把吃的放这儿,你答应我一定要吃好不好?”

小孩张了张嘴,小手在空中乱舞了几下,很害怕哈利要走了似的。他跌跌撞撞地跑进哈利怀里,嗫嚅地开口:“可不可以把我带回你家?”

哈利宽大的巫师袍容下一个小孩并不难,他裹紧小孩单薄的身体,庆幸地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一个哑巴。哈利温暖干燥的手掌握紧小孩冰冷的手摩挲,怀中的人被温暖的好意吸引,铂金色的小脑袋在哈利怀里拱了拱,这里可以清楚地数清楚哈利稳重的心跳

“走吧,我带你回家”

梅林在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一个陌生小孩儿领回去,自己甚至还没结婚。魔法部催了好几次让他这个黄金单身汉去找对象,格兰杰小姐有一次甚至以加急任务为由把他赶出去,结果他急匆匆地赶到那里拔出魔杖,只发现一位姑娘穿的漂漂亮亮坐在咖啡桌那里朝他腼腆的笑。他尴尬地缩回手,心里朝格兰杰小姐送了一封咆哮信——这他妈叫比伏地魔还危险的任务?于是他快速施了一个清理魔咒打理自己,朝姑娘歉意地鞠了一躬,从口袋里摸出随时备好的玫瑰花送给疑惑的姑娘

“抱歉,小姐,我还有任务要做,这朵玫瑰很配您的美丽”

很多姑娘听了他的英雄事迹也纷纷婉拒了魔法部的邀约,发誓要离他这个gay远一点。格兰杰小姐气的在工作大厅里用魔杖和他来了一场小规模战斗,“哈利你快从我面前滚!罗恩你也不要理他,不然鸡腿没有,你吃土去吧你”,小高跟鞋一跺地,著名傲罗+妻管严的罗恩光速离开自己的好伙伴加入战斗,“你不会真是一个gay吧伙计?”,他躲在夫人背后挤眉弄眼地给哈利做口型

“我可去您妈的梅林”,哈利咬牙切齿地回这个不靠谱老友,猝不及防的被赫敏的魔法攻击了一波,他吓得转身飞奔出魔法部这个鬼地方,堂堂救世主居然被多年好友一齐赶了出去?还要不要面子了

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被他的这句话点亮了色泽,精致的瞳孔覆着薄薄的欣喜,野火蚀草似的迅速蔓延开,他抬头看着哈利温软的墨绿色,咬了咬下唇

他抱起轻的不得了的小孩,逆着广场上熙熙攘攘地人流往回走。街上的人全都挽着一个伴儿,女孩明显精心打扮过,摇曳的裙摆带过阵阵香风,手中一捧鲜红的玫瑰几乎快遮住她们美丽的笑容。哈利抱着小孩,吹着俏皮的口哨走过一对对情侣身边,他们身边的爱意太浓烈,感染得他这个单身也禁不住噙着一抹笑

“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呢小朋友”,哈利在街边买了一捧棉花糖递给他,这一团糖大得可以遮住金发小孩巴掌大的脸。哈利抱稳了小孩,生怕他被挤掉下去,毕竟他太轻了,掉下去可能都没感觉

“Draco”,小孩迟疑地看着手里突然出现的棉花糖,伸出舌尖小心地舔了一口,左手依然牢牢抱住哈利的脖颈

好甜。德拉科忽的睁大了眼睛,他喜欢甜的东西,棉花糖在舌尖化开,柔软的甜蜜在心底膨胀、蔓延,缓慢地烫过干涸的心脏。他赶紧献宝似的把棉花糖凑到哈利嘴边让他也尝一尝

“是个好名字呢德拉科,这是一个星座吧?天龙座?我说的对不对”,哈利偏过头咬了一口棉花糖,人群逐渐多了,他有点艰难地抱着德拉科走向教堂后院,这里相对来说比较宽松,他放下德拉科抖了抖袍子,从口袋里抽出一根魔杖。要走路他确实不行,今天三十二岁的他能用移形换影就绝不走路

“你是巫师?”,德拉科望着哈利手上的魔杖惊讶地问出声

“我是巫师,德拉科,你没见过会魔法的人吗?”,哈利同样惊讶地回答他,在魔法世界不知道魔法也太不可思议了。他看着小孩向往崇拜的漂亮眼睛沉思了一会儿

只有贵族才会用星座命名,又是天龙座。他禁不住再问了一句

“你的姓是什么?德拉科?”

德拉科咬紧了下唇,沉默地摇了摇头

“好吧,没事。那你要和我姓吗?我是哈利·波特”,他蹲下来牵住德拉科的手,温软的笑从嘴角荡漾开,惊醒了眼底令春风沉醉的墨绿


“拉住我的手,我们要回家了”


哈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德拉科抱进浴室,说实话这个小孩儿真的太脏了,虽然自己也不太喜欢打理自己,但作为哈利波特的小孩,肯定要光鲜亮丽地才好

“我把你需要用的东西放在这里,你可以自己拿。洗完了叫我”,哈利拿出两瓶香波,一个蜜桃味,一个香草味。他稍作抉择就拿走了蜜桃味的放在浴室架上,而德拉科缩在浴缸里看着篮子里的小黄鸭,静静地等待哈利忙完,虽然他更喜欢香草味

“好啦,我出去了”,哈利拍拍手起身,一只小手突然拽住他的衣角。他回过头,德拉科直勾勾地望着他也不说话

心里突然觉得有点不妙

“你…不会自己洗澡?”,哈利颤抖地问

德拉科纯真的眼睛看着他,点点头

“Well,我也不怎么会啊”,哈利心中一声尖叫,叹出一口气,认命地把巫师袍挂在门背后,坐在浴缸前卷起袖子露出精壮的小臂,顺着血管往下就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德拉科沉默地看着哈利为难的表情,微微勾起嘴角

“弄痛你了你就说,好吗”,他放了一浴缸的热水,又担心太冷去开了暖气。不一会儿氤氲的热气让浴室变得像仙境,他两的脸都蒸得通红。哈利拿起一个浴球,用最轻柔地动作触上德拉科白净柔软的皮肤,看样子泡沫打在德拉科身上很舒服,他不禁眯着眼享受救世主的特殊服务。哈利把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无奈地笑自己莫名其妙捡了一个小孩。

手感还不错。除了一个奇怪的念头穿过哈利的脑子,一切正常

他拿了一套格兰杰夫妇的小孩上次过来住剩下的一件衣服给德拉科,担心小孩不会穿衣服又亲手给他扣上繁复的纽扣。“好了!现在有没有感觉好……”

哈利愣了一拍,面前这个小孩就像是刚从贵族的晚会上走下来的一样,天生的贵气——捂住他的嘴就会从眼神里蔓出来。铂金色的软发湿哒哒地搭在前额,那双雾气迷蒙的蓝眼睛洗净铅华似的勾人。哈利赶紧别过脸,对方可是一个小孩啊救世主大人!

德拉科感觉到哈利在看他,扬起小脸,一丝温软的弧度在嘴角变化,他也看着哈利

是浴室温度太高?他的脸火烧火燎地红。梅林的金牙!哈利波特捡了一个小美人!

德拉科单薄的小身板急需补充营养,哈利把他安顿在沙发上就马上进厨房研究菜谱。怪就怪在平时怎么也看不懂地天书今天意外地好懂,他做了几道家常菜,想了想德拉科吃棉花糖幸福的脸,又转回去做了一道甜点

格兰杰小姐肯定欣慰死了,哈利得意地想,不自觉哼起霍格沃兹的校歌。德拉科坐在沙发上啃着青苹果,他想看看哈利在做什么,便循着歌声溜进厨房

“哈利,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他靠在门边咔嚓咔嚓地啃着苹果,鼓囊囊的腮帮让他说话有点含糊

“wow德拉科,你怎么进来了?快回去坐着饭就好了”,哈利拍拍他的小脑袋,他觉得现在的德拉科看着就像进食的小白鼬一样可爱。蠢蠢欲动且作孽的手指伸过去戳了戳他鼓起的腮帮,德拉科马上就瞪了过来,哈利被这一记眼刀凶得缩回了手,讪讪的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叫我波特先生,德拉科,我比你大”

“可是我不喜欢这么叫你”,德拉科噘着嘴不满地回,哈利甚至感觉他的不高兴把整个屋子的气压都降了下来,所以他赶忙做了他们两之间的第一次妥协。“Well,德拉科,听你的”

小朋友立即昂起下巴,气昂昂地回到客厅里去了。哈利吐了吐舌,简直服了自己的软脾气,发誓一定要树立自己的威严

救世主先生不知道的是,自己在漫长的岁月里,做的妥协比精卫填海的石头都还多

吃饱了后他两开始在沙发里躺着。德拉科在看预言家日报,哈利偏过头揶揄地问,“你认得完字吗?”

“为什么他们叫你救世主?”,德拉科选择无视这愚蠢的问题,报纸上哈利灿烂得不得了的笑容正向他发射光波

“在你出生之前的一个大战,和一个邪恶的人的大战,这是属于霍格沃兹的战争”,哈利耐心地解答,其实自己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号,自己当时就是一个少年罢了,而这个称号还伴着许多人的牺牲

这段回忆着实不太美好,瞬间暗淡的眼神被德拉科轻易捕捉

“霍格沃兹?”,德拉科隐约觉得熟悉,“是我的母校,我决定把你也送进去读书。你刚好到了上学的年龄了”,哈利摸摸他的脸,“你愿不愿意?”

德拉科在哈利温暖的手掌心里蹭了蹭,小猫似的甜软。哈利心脏猛的一跳,及时收回再三犯罪的手

“那我是不是要离开你了?”,德拉科耷拉着脑袋,语气弱了下去

“上学是必须的德拉科,假期回来你还可以看到我啊”,哈利被这个小孩细腻的心思逗笑,他搂着他拥进怀里,认真的看着德拉科已经装满了委屈的眼睛——这双眼睛会引人犯罪,哈利舔了舔下唇,轻声告诉他,“小朋友,我看得出你是有魔法天赋的,所以去学习魔法,然后保护自己,变成一个强大的人”

再强大一点,就不会再失去那么多人了

“我想保护你”,德拉科揪住哈利胸前的衬衫,细细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准确敲打中哈利的心脏

“好”

他带着德拉科去公园走了一圈。这个特殊的一天让夜晚也充满了爱意。哈利走向一个卖玫瑰花的巫女,笑意盈盈地买了一捧玫瑰花。巫女叨叨着说一些祝福的话,哈利完全没听进去,他在想德拉科看见这个会不会高兴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认为德拉科笑起来可能会更好看。

他回头,那个小小的身影却不见了。一阵心悸让他差点摔了一跤,他马上拿出魔杖施了一个跟踪咒,手却抖得厉害,他的一大捧玫瑰花跌落,花瓣散了一地,也没来得及去捡

德拉科找不到哈利了,又被人流挤在一个黑暗的仓库里。他抱着双膝,恐惧冲入他的骨髓里叫嚣,仿佛又回到了之前无数个在地下室的黑夜里,没人救他,因为次子没有用,所以活该被扔出去。逐渐冰凉的指尖灌入冰水一样沉重,德拉科努力抑制住颤抖,缩在一个角落里等待

他在等待那个人来找他。他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但他就是这么想的。他会来找他

一定会来

哈利的魔法总是会被汹涌的人流打断,所以找到德拉科已经快接近零点了。仓库的门轰然打开,哈利凌乱的黑发和巫师袍卷着好些灰尘,哈利看着德拉科脆弱的模样心痛得快死掉,他扔下魔杖不顾一切得跑向他,怕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了似的

在德拉科的眼睛里,哈利伴着光明而来,像得了上帝指示的神仙来拯救他

他突然理解了“救世主”这个称号

“别怕,别怕。我在,我在这儿”

救世主很怕自己再度失去自己身边的人。他所有的希望、愉悦、不甘、遗憾——

他都要在这个小孩子的身上偿还

德拉科无声地眼泪浸湿了哈利的白衬衫,后者慌得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断断续续地和他叨叨转移德拉科的注意力。承认吧,他根本不会安慰人

“德拉科,今天是情人节。你看,我在这么特殊的日子找到你,是不是很特别?”

“不要怕德拉科,你别怕,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德拉科,我听他们说小孩是上辈子的情人,说不定你就是我上辈子的情人哦,你长那么漂亮,以后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

天,他到底在乱说些什么??

哈利又慌张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应付相亲的玫瑰花,已经不是那么鲜艳了,颤抖地塞进德拉科冰冷的手里,继续说

“玫瑰花给你,我这个孤寡老人也算过一过情人节了。”他亲了亲德拉科的眼角


“情人节快乐,我上辈子的小情人”

AFTER

德拉科从九又四分之三的火车站飞奔下来,迫不及待地往家里跑。十七岁的青年英俊挺拔,举目之间高傲的贵气引得一波又一波女孩子频频尖叫。他知道前不久哈利的年龄停在了三十七岁,每一个巫师可以选择永葆年轻,也可以选择继续。他不知道为什么哈利这么做,但心脏砰砰乱撞,他有一个哈利这么做的理由

“哈利——!!”德拉科跑进哈利的工作室,戴着眼镜擦拭魔杖的男人朝活力四射的青年温柔的笑了笑,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小狼狗的拥抱

德拉科扑进哈利怀里拱了拱,挺俏的鼻尖在哈利颈窝里蹭来蹭去。哈利怕痒,笑着推开小狼狗的亲热。“学校生活怎么样?”

“我想你了”

哈利被这句或许炽热的思念燥红了脸,他轻拍了拍德拉科抓紧他手腕的手,墨绿色一如既往,温柔地沉潜在眼底

德拉科并不买账,诱人的灰蓝色瞳孔侵略性地攻击哈利的心里防线。他咬紧了下唇,“你说了要答应我的要求的”

梅林的臭袜子——这条小狼狗在开学前期的晚上把他这个大人按在床上差点生吃活剥,当然哈利做出了妥协,答应德拉科这一学期完了之后再讨论这档子事。当时德拉科不满地撅起嘴,仍旧拉着他不放,他只好轻触了一下他水润红艳的小嘴,赶着他去休息。德拉科在走出他卧室之前又趁机在他腰际摸了一把,恋恋不舍地扒着门框对哈利使出狗狗眼技能,“说话算数哦”

“快走快走”,哈利把他送出门,嘭地一声隔绝这双诱人的双眼。

这个吻,就算是救世主也有点把持不住

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哈利不善于处理关系,德拉科刚好可以浑水摸鱼。他并没有强迫他喊他父亲,事实上,如果真这么叫了他也会觉得不适应。这个小孩儿总是没大没小的叫着“哈利,哈利––!”,身边的同事都告诫他,小孩子还是要有尊卑观念,但每次他信心满满地准备说教时,德拉科总会搂着他一阵撒娇卖萌,扑闪扑闪的睫毛扫过他的颈窝,电流就从脊椎上窜起来刺激他衰弱的神经

没有人能拒绝德拉科。Nobody !

哈利也担心德拉科没有母亲会不会觉得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但每次他一提起这个,周围的气场就和小时候德拉科不高兴时的气场一样恐怖。

去年的圣诞节他就亲自尝试过

格兰杰夫妇拉着他坐在办公室里亲切交流。赫敏拿着魔杖抵在哈利的办公桌上,威胁地眯着眼:“我认为该给德拉科找个母亲了”

“可是……”

罗恩马上瞪了哈利一眼,他可保不准快到更年期的夫人会不会一记阿瓦达送给他的老朋友

“好吧”

“十五分钟后你们在楼下的西餐厅回合,穿好衣服哈利”,赫敏收回威胁性的魔杖,满意的挽着罗恩走出去

哈利松了一口气,刚想摸一摸还有没有剩余的玫瑰,赫敏嚯地打开门——

“不准留个玫瑰就跑路!”

Fine,万事通小姐!

哈利无聊地摆弄着桌子上的酒瓶,想着怎么给德拉科带点吃的回去。风姿绰约的女人看了看桌子上明显心不在焉的他,轻轻扣了扣桌子

“您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哦”

哈利抬头,女人长得很有一番滋味。刚想伸出去打招呼的手却被冷不丁地拽了过去——女人惊愕地看着少年凶狠地瞪了他一眼,捂着胸口娇弱地喘气。后者不知道发什么了就被扯进一间杂物间,面前的人有一双勾人心魄的蓝眼睛——Damn it!!

“我说了我不需要”,德拉科本来顺路给哈利带一份晚饭,却不小心撞见了意料之外的幽会。心脏被火烧了似的疼痛,他第一次在哈利面前发火。被按在墙上的哈利略带惊恐的双眼孤零零地盯着暴怒的他,小鹿一般楚楚可怜

“德拉科你听我…”

“闭嘴,哈利”,他纤细的手指抚上哈利欲张的红唇,重重地一按

“我只需要你”

然后接吻了。一个有怒火的吻

从这以后的所有时间,德拉科都会逮住哈利亲一口。他们两个都太不会说话了,哈利的接受和德拉科的主动,足以让他们继续这样下去

他们心照不宣

整理好行李的德拉科又兜兜转转到哈利身边,他从背后抱住他,甚至可以把头搁在哈利的头上。这可比哈利高得多。以前总是赖在哈利身上的小布偶已经可以把他抱在怀里了。

“我来削,你眼睛不好”,德拉科抚上哈利的手拿过小刀,细细地给青苹果削皮。

“我可以的”哈利大概还是不肯服老,想要抢回主权的手却被德拉科轻拍了回去

德拉科在十二岁的时候已经帮哈利做了差不多所有的家务。作为傲罗部长,哈利每天一回家就只想睡死在床上,德拉科就会任劳任怨地帮他洗衣服、做饭,照顾醉酒的他,直到把他抱上床安顿好,才小心翼翼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德拉科现在都不知道,其实哈利早就发现了这个小动作

“你选择年龄停止了?”,德拉科开始慢慢问自己想要问的问题

“嗯”

“为什么?”

莫名生长的情愫在怀抱里升温,他们默契地不再开口问这个问题

“今天是情人节”

“对啊,我那一年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还只有那么点大呢”,哈利轻快地讲述那天发生的事,虽然德拉科已经听了很多遍了,他都可以接着哈利的话说下去

德拉科看着哈利颤动的睫毛,在柔和的日光灯底下美得心碎。那种悸动就要冲破他的心脏叫嚣出口了

“我爱你,哈利”

哈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在德拉科的怀里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小孩——用相当柔软的墨绿色眼睛

“啊……”

“Well,德拉科。我其实……不想在你面前显得太老。三十七岁我觉得刚好合适,也不会和你有太大的代沟”

哈利小声回答着刚才的问题,一边还怯怯地瞟一眼德拉科的表情

“你说我是你的前世情人,哈利”

德拉科打了个响指,他的回答和他心里的回答一样。手上多了一大捧鲜红的玫瑰,他笑了,薄薄的上唇像不小心划出的口红线

哈利承认他的小孩很好看,特别是笑的时候。比如,现在

“你在我心中永远年轻”

“当年你给我的玫瑰,我现在加倍送给你”

哈利只是接过烈焰的花束,没有回答。德拉科比他想象中紧张得多,触碰到他的手指都在微微发颤

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中,一锤定音的,不是心有灵犀的睿智,不是旗鼓相当的欣赏,更不是死心塌地的仰望。是心疼,是怜惜。是两难境地里,那一点点无可奈何的舍不得。

他们在绝境中遇见,他们属于彼此

“Well,德拉科,听你的”

这是哈利做过的最成功的一次妥协

“情人节快乐,我的小情人”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