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哈德】MOODY 07

  ·病娇救世主X逃不掉的小少爷

·关注会有动力,说老实话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他们在上一次不要命的狂欢中相安无事了很久,德拉科干着自己的事,哈利早出晚归,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再多话。午饭德拉科自己解决,早上他醒的比较晚,但哈利会给他做好早饭放进热炉里保温。他甚至觉得自己胖了,营养太丰富让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对待的胃有点膨胀

 

不说话挺好的,不会再有其他误会,也没有不必要的争执

 

哈利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魔法部本来说给他一个清闲位置象征一下就行,可他自己偏偏要去竞争傲罗部长。赫敏也很赞同他找份事干,她知道平日里看上去端正可亲的哈利已经快接近崩溃,因为那个铂金色的少年。

 

只有不停的工作麻木自己——哈利也简直是不要命,一个人单打独斗弄得手底下的人都没事儿做。罗恩悄悄问过赫敏哈利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他这个傲罗当得简直没意思了

 

“他到底怎么了?”

 

“他把自己的心丢了,可能是”赫敏回答道

 

 

这个家里的藏书非常多,大部分都是哈利从麻瓜世界带回来的。德拉科很喜欢兰波的诗,这个怪诞的同性恋诗人就像是爆炸在舌尖的汽水糖一样叫人惊诧。他小心地踮着脚拿书,诗集在最高的一层,看来哈利并不是很喜欢这一类。

 

从远处来看他就是一只想要吃果子的小鹿,伸长了手臂去够又够不着。哈利看着屏幕上的小鹿吃力的模样漾出一抹浅浅的弧度。德拉科鼓着脸愤愤,嘟起的嘴很是有点欲罢不能得红润。哈利静静地看着,事实上他在办公室里一直都在观察德拉科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这很变态

 

左手抱的书太多了点,德拉科蹦起来试了试,终于把那本小小的诗集够到手。他轻松地呼出一口气,灵巧的往后跳了一步。但如前面所说,他抱的书太多了,终归是重心不稳地往后一跌。“啊——!”

 

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痛,槲寄生的清香瞬时温软的包裹了他。他在哈利怀里大眼瞪小眼。那双没来得及戴眼镜的祖母绿有点晃荡,他偏过头,不自然地咳了一声

 

“没人和你抢,下次少拿一点书”

 

这是他们这么多天来唯一的一句话

 

 

“可以问一下你是怎……”

“不可以”

 

 

FINE

 

 

相看无言,德拉科叹了一口气先从哈利怀里起来,把书整齐地摞在桌子。马上就到晚饭时间了,窗外的钟楼敲了六下,余韵在屋子里酝酿成一场小气候暴雨。

 

他用目光好好打磨了一下德拉科,他好像总有一丝疲惫捎在眼角。

 

 

哈利靠近德拉科的后背,从金发少年纤细的腕骨一路摸到他的指尖,缓缓扣住。他的鼻息落在他消瘦的肩头,像下了一场陈年大雪

 

 

“我饿了”

 

金发少年转过头,睫毛下投射出一小片阴影。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无措

 

“要吃什么”

 

“都可以,你做的我都喜欢”

 

突如其来的疲乏热浪一般席卷空乏的身躯。哈利埋入德拉科的颈窝,也不管呼出去的热气如此肆意着对方脆弱地皮肤。他整个人软软地搭在德拉科身上抱着,再用力点就可以把他整个人箍在怀中

 

“乌冬面你要吃吗”

“日本?”

“嗯哼”

 

他敲开一个鸡蛋和面,蛋壳在玻璃碗沿刮了两下好让剩余的蛋液流尽。哈利抱得太紧了,他甚至有点难以动弹,“哈利,你先过去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他说。哈利并没有听进,德拉科抖了抖肩膀他也没有反应。

 

“你睡着了吗……”,德拉科试着转过身,扶着哈利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扭过头。柔和的轻笑却从面前假装睡着的人唇角溢出来,哈利细软的发丝散发着槲寄生的美好气息,斜着从德拉科眼前擦过。

 

“我想吻你”

 

哈利知道德拉科不会抗拒他,他提出这个请求

 

他低头亲吻他,啄了一下,又再次索取。即使再多的误解和尴尬德拉科此时也不再抗拒他,努力迎合饱满鲜嫩的唇瓣。这次的亲吻很软和,姑娘亲吻玫瑰花似的令人心碎。哈利在道歉,不善言辞的他也只盼着用这种隐忍的方式表达他的歉意,但德拉科一定会明白,他懂他的每个小动作及不经意间表达出来的小情绪。这好像就是天生的一样,从他们第一次相见时他就能很清楚这个救世主男孩所表现出来的一切。

 

“我饿了”

“……好”

 

德拉科朝他挑眉,他们以前在学校里他也爱这么干,哈利就会皱着眉头警告他不要捣蛋什么的。反正只要他有这个表情,好歹说明心情不错

 

“我饿了……而且想吃你”

 

哈利的眼镜又不见了,他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什么表情。挑衅?眼前只有两团灰蓝色的野火,撑在桌面的手臂往里收紧,手臂内侧贴在他敏感的腰际,高温燎过白色的布料,捎给他现在全部的情欲

 

“问你个问题”

“嗯哼?”

“你多久开始喜欢我的”

“鬼知道……波特,我不喜欢你”

“撒谎精——德拉科,叫我的名字”

“哈利-?怎么”

“没什么,你最近为什么不理我”

 

两个幼稚鬼开始斗嘴了,梅林!

 

“搞清楚是你每天连个影都不见,明显是你故意躲着我”,德拉科对于这方面从来不示弱,该讲清楚的绝对不含糊

 

“少来德拉科,我在家的时候你也没有理我”,哈利说的是事实,每天回家德拉科防备的眼神自己绝对没看错

 

“我为什么要理你,你都不理我”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

 

“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

 

“FINE,你知道我那天晚上对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我觉得你会…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还生气,或者远离我”

 

“问你一件事,哈利”,德拉科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你是不是在吃安眠药和卡马西平(躁郁症药物)?”

 

“对”

 

“发生什么了,之前?”

 

哈利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不清也是件好事,他也早就想说清楚

 

“大战之后你就不见了,我想找到你,但他们都说你死了。并且断绝我所有的消息来源让我静养。梅林知道,德拉科,我是有多么迟钝才知道我爱你”

 

哈利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他继续讲

 

“我爱你,我给所有人说我爱你,但他们都不信,他们觉得我是精神受到太大的打击出现错觉了。你知道的,我们之前的关系确实不怎样好,但是我是真的觉得我错了,我想得到你,而不是那种模糊的感情,这很恼火”

 

“你确实疯了哈利,你对我做的事已经证明你完全不正常了你知道吗”,德拉科冷静地分析救世主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可他也是同犯

 

“不然你会逃走,德拉科,你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你确实会逃走”,哈利一说到这儿情绪就差点失控,赶忙深呼吸几口气调整状态,该说的话要说完

 

“如果你对我表达爱的方式正常一点我们就不会是这个样子,我保证,救世主”

 

 

 

他们是困兽,羞于表达,只顾着行动

真是,愚蠢透顶








冬天的气氛闻着像冷藏室刚刚打开的生冷气息。铂金色的男人把面端上桌,在桌子对面坐下

“你不吃么?”
“我不饿”,德拉科撑着脑袋静静地看着哈利,“不好吃?”

哈利摇了摇头,小口小口地品尝他的手艺。难得的舒适安谧,他们相对无言。窗外大把大把热闹的气息喷洒在他们身后,德拉科飘忽的眼神凝视着塔楼,轻微叹了口气,大拇指不自觉抚着尖瘦的下巴

“你在怨我”

德拉科慢慢收回如丝的思绪,集中注意力看着放下碗筷正对他说话的哈利。他张了张口,又发觉自己不知道该回什么不至于让哈利太失望的话。他的声音沉潜在清远的山水中,有无处说的离愁

“吃饱了?”
“你是不是还在怨我,德拉科”

德拉科就知道不回他的问题他就会一直固执下去。拇指不自觉细抚耳鬓的碎发,他不想再惹怒这个不能掌控的哈利,放软了声音回道

“没有。你吃完了吗,我要去洗碗”
“如果我现在给你两个小时出去,你是不是就可以不怪我了?”

他吃惊地抬眼。哈利右手紧紧捏住碗沿,好像花了好大的力气下的决心,指节都泛白。暗哑的墨绿色瞳孔凌乱破碎地要请求他的原谅,而他的嘴角还残留了一点面汤汁,滑稽的场面让德拉科轻轻地笑了一声

“为什么?”
“我想让你开心点,”哈利听到了回答,昂了昂下巴欣喜地说,“但你两个小时候之后必须回家,好不好”

好不好。这个问法就像个和爸妈讲条件的小孩,说不出的娇憨可爱。德拉科可不管是几分钟还是几小时,他必须得出去一趟——哪怕是出去买个糖吃

“谢谢”,德拉科缓缓拉开嘴角的弧度,这么多天唯一一个真心的笑脸,像一朵莲花含着雨露展开。从眉眼到浑身软和的气质,哈利感觉到心里那块血悄悄融化了一些


“我会准时回来的”,德拉科穿好衣服,在大门口和明显恋恋不舍的哈利来了一个漫长炽热的拥吻。哈利裹紧德拉科脖子上的围巾,又把风衣散开的扣子一个一个扣好,从头到脚仔细审查了一遍,确认他的宝贝出门不会被冬天的寒气弄感冒后再一次抱住了德拉科,就像不舍得家长出门工作的小孩子一样不停地蹭来蹭去。德拉科拍了拍哈利的头,无奈地把他从身上扒下来,“后悔了?”

“……早点回家”,哈利还是松开他的宝贝,微皱着眉头轻声嘱咐——暂且忽略撅得老高的嘴,看上去还是不错的饯别




作为一个外界公开宣传的死人,这么冒冒失失地出现在公共场合恐怕会引起恐慌。他拉高围巾挡住脸,朝格兰杰的办公室走去

他不得不承认,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屈尊找他们这一届最聪明的巫师——赫敏,寻求帮助。救世主的朋友,又是一名可靠的傲罗,再加上格兰芬多的善良——他老早就盘算好这个计划,给自己谋划最大的利益是他生存的唯一能力,就算求助对象是麻瓜的女儿

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来之不易的机会不把握等于自杀。赫敏的办公室位置不太显眼,他移形换影上了楼,轻敲了敲门

“谁?”

门开了,他极快的钻进去,赫敏立即锁了门。他就近坐在一个椅子上

“我没死,格兰杰小姐。如您所见”,德拉科扯下围巾松了一口气,清冷的蓝眼睛细细观察着赫敏的表情

“看您这个反应,是料到了?”

“——哈利对你干什么了?”,意外的冷静,赫敏坐在他对面直接切入主题。她睿智的双眼可以让所有不安分的人静下心

“我需要您救我出来,不过不是现在。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以后可以保持联系”,德拉科看着她,急切的语气和难耐的神情很难和说话总是慢吞吞的贵族腔连上一个人。赫敏咬着唇,轻微点了点头

“马尔福,哈利被那次大战影响得不轻。我们当然在帮他走出来,但你应该知道的,他发了疯似的找你,还该死地得了躁郁症和各种心理疾病。”

“这我知道”

“他有伤害你吗?危机生命的那种?”

“显而易见,小姐。不然我不会来找你”

他们的谈话从门那里传来的叩声停止,德拉科甚至没来得及躲藏,就撞见了哈利和罗恩阔步走进来

哈利眯着眼撇了一眼德拉科,又看着赫敏

“罗恩说我们有任务?”

一时间没人说话,罗恩躲在门后看着死而复生的德拉科捂住嘴,赫敏紧张地看着哈利和德拉科,后者条件反射地往角落里逃

“德拉科”,他钳制住不住地往后缩的他

“你,怎么回事?”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