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哈德】MOODY 08

·病娇救世主X少爷  本章暴力血腥内容过多,情感爆发谨慎观看

·多一点关爱,多一份关注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你们



“你总是让我充满悔恨和遗憾

你期盼着我再度将你拯救

这么多年

岁月流转

日复一日”

 

 

太痛了。灼人的怒火从哈利的指尖燎过下颚,德拉科闭上眼睛,手紧紧抓住椅子边缘往后靠,颤动的睫毛酝酿出一小片恐惧的阴影,他已经准备接受哈利的惩罚

 

在场的三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哈利隐忍的气场,他的眼睛,不带任何情感,暴露的很彻底,直白的让人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赫敏慢慢走向他,安抚着放轻了声音:“没什么的,放轻松,哈利,先坐下来”

 

她的手谨慎地碰上捏住德拉科下颚的手腕,慢慢把他拿下来,轻柔的在手心里揉顺。哈利机械地听从好友的建议,眼睛依旧盯着德拉科,像要把他烧毁。赫敏牵着他带到沙发前坐下,朝罗恩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拿出随时备在口袋里的卡马西平(躁郁症药物),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他有点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到底该怎么应对,幸好赫敏看上去什么都知道的镇定让他好歹安了心。罗恩瞥了一眼‘死而复生’的德拉科,铂金色的少年紧咬着下唇缩在椅子里,正低垂着永远高傲的头颅,貌似还有一丝不属于马尔福的惊慌

 

哈利吞了药,手指抚弄着玻璃杯壁,貌似若有所思。赫敏和罗恩互看了一眼,他们知道哈利现在的性格已经不是以前纯良的样子了,特殊事情,特殊对待。女巫担忧地看着好友低头不语,急切的想要打破这份不正常的沉默

 

“哈利,罗恩说的任务现在急着完成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和哈利一起过来想和你讨论一下案情的”,罗恩赶紧插了一句,赫敏一脸你他妈多嘴干什么的凶恶表情瞪着罗恩。他自知不讨好,抿了抿嘴决定不让他开口他就不说话

 

“他,为什么到你这里来?”

 

哈利在询问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好言好语地去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被他询问过(拷问?)的所有罪犯,不管你是谁伶牙利嘴的政客还是粗暴的食死徒,哈利总是一开口就把整个场面失控到最坏的状况。直切主题提,三句了事。若逼得他要说出第四句话,很可能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救世主有一双精致的眼,调色颇具风情的猫绿色瞳孔和可以盛满笑意的眼角都让人觉得——如果笑起来会更迷人。可他总是让漂亮的瞳孔浇满冷清的忧虑和无止境往下坠的哀怮,用这双眼睛,去借刀杀人

 

“Damn it……哈利,你应该相信我。我正在工作,马尔福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门外,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赫敏很厌恶哈利用工作中的语气对待他,厌恶到她现在更愿意帮助他们之前的对手马尔福而不是黄金男孩波特。离他们不远的马尔福依旧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箍着双膝的手灰白,没有抬起头加入他们的对话。他氧气不足的脑子里想的全都是怎么应付哈利,以前他所有情绪德拉科都能轻易掌握,生气了,不满了,开心了……而刚刚他们漫长的对视,像从白垩纪流淌过来的疲惫的江河喧嚣着冲破他的眼,他不了解他了

 

准确的说,他无法再凭着聪明劲去判断哈利的心情,之前的救世主他看的清楚,现在仅仅是一团黑雾

 

“他过来找一个他最看不起的麻瓜的女儿,干什么?喝下午茶?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这样熟了”,哈利在沙发上一靠,半眯起眼睛开始审视罗恩和赫敏。骄傲的女巫被那两个字气的浑身发抖,她坐直了身体,罗恩也被好友这么无礼的言语激怒,他捏了捏赫敏的手给她鼓励,一同看着他们多年的朋友

 

“如果不是你对他做了一些不应该的事情,他会跑来找一个麻瓜的女儿,会来求助他的朋友也不愿意和你待在一起,是吗?!我们聪明的傲罗部长?一个总是自以为是的、愚蠢的男人!”,女巫吼出这段话时冷汗顺着背脊往下不住地淌,罗恩感受到她的不忍与决心,握紧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交叉在一起的手

 

“他是我的。我对他做了什么,都是应该的。”,哈利似乎有些意识到自己的粗鲁,但并没打算退步。他起身到德拉科的旁边,一个打横抱把缩成一团的人扔在刚刚的沙发里。“德拉科,你亲自告诉我,你来找赫敏做什么?”

 

 

他到底想干什么?德拉科被摔得头痛,支起身子无望地祈求着哈利别再这样下去。

 

他们不应该走到这种地步

 

 

“我想请格兰杰小姐帮我”

“逃出去,从你身边逃出去”

 

 

他看着德拉科没有血色的唇终究还是吐露出他不想听到的事实,大脑有些许眩晕。大战之后那段浓稠的黑暗又一次毒药似的浸入骨髓。像他全身上下的血液不再滚烫鲜红,被注入了更多黯淡的杂质。他从来都不想这样的,他也很想和以前一样,变得阳光、英勇,什么难事都迎刃而解。而不是现在,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屡次,屡次

 

 

我快要把你拖入深渊了。挚爱。

 

 

“你已经不正常了,哈利。停手吧,现在一切都会变好的。你会变得和以前一样,你不一直……”,女巫依旧试着挽回她的朋友

 

“闭嘴!”,哈利狂怒着吼出声,最后一个字的破音粗粝地划过空气。罗恩被好友再三粗鲁的言行激怒,他把赫敏拉到身后,站起身同哈利对峙,“先是发了疯似的找你那个马尔福,然后又在魔法部闹得沸沸扬扬,你不知道我们给你收拾烂摊子有多累吗?再看现在,宣布死亡的马尔福又突然活生生地站在我们面前跳了,哈利,我还真他吗相信了你在葬礼上那么声泪俱下!你不去表演真是可惜了。你他妈为了一个卑鄙无耻的马尔福伤害你多年的朋友,我看你是被下药了!!”

 

韦斯莱家的男人,脾气一上来可不会害怕任何一个敌人。他喷出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救世主,像是要把他以前的朋友从深渊里拉回来。可这趟水太深,他看不见他

 

“韦斯莱,我向你道歉。我不该找格兰杰小姐给你们惹麻烦”,一直在旁边沉默的德拉科突然开口,他仰起头,灰蓝色的瞳孔隐忍着涌上心头的恶心,很久没出来过了。怎么一到关键时候……

 

罗恩闻声转过来,想听到什么极其好笑的事,轻蔑地笑出声。“对啊,你就是不该来找我们,你现在一文不值,我把你送到阿兹卡班还会有奖金,你已经不是被你那同样无耻的囚犯爸爸保护着的混小子了,你他妈给我收敛着点——!”

 

“不准说我父亲”,德拉科眯着眼,努力隐忍他的怒气

 

“你们这一对父子都该下地狱!!”,罗恩大步冲过来拽住德拉科的领口,“你们,都不得好死”

 

“你现在作为救世主的床伴很高兴吧?不不不,对一个马尔福不该太尊敬”,罗恩一字一句地,炸在德拉科耳边,“b-i -t-c-h”

 

他一把推开了罗恩,捂住难受的胃蹲下去喘气。大闹几乎快要停止运转,他求助的望着站在旁边观望的哈利,看不清楚人影的眼睛雾蒙蒙地想从哈利眼睛里搜寻出一丝感情,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站在那里,离他很远

 

 

你对我做过的之最残忍的事,就是无动于衷

 

 

 

 

“够了,罗恩。哈利,你回去冷静一下。”赫敏快速控制住失控的现场,她把马尔福扶起来,小声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德拉科用尽全力瘫倒在沙发上,点了点头

 

他这么多年熬过来真不容易。还好他承受得早,也习惯的早。

 

 

 

每当救世主察觉德拉科正在他面前遭受痛苦的时候,他就好像退到了漂着绿青苔和枯叶的水塘里,从水中仰着看人,那端人的神情和声音全都化为了一层薄薄的颜料,在水面聚散漂浮

 

移形换影把德拉科折腾得极其不舒服。他靠在椅子边微弱地喘着气,哈利烦躁地拽开领带扔在脚下,嫌恶地瞥了一眼在地上残喘的德拉科。“滚起来,装什么装”,他坚硬的皮鞋尖用力踹在金色少年柔软的小腿肚,划破了单薄的布料。刺破皮肤的痛感尖锐地提醒着德拉科保持清醒,可胃的剧痛感愈加强烈,他没有力气去阻挡,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他感觉他快死了

 

“给我站起来你听到没有!我不想再重复一次!!!”,哈利一脚踏在德拉科起伏的胸膛,粗糙的鞋跟伴随着过大的力道直接把皮肤擦出了血,他摔在地毯上猛烈地咳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话,“哈利……救我”

 

救我。

求你。

 

 

哈利把桌子上的玻璃杯顺手砸向了瘫在地上的人,“怎么,害怕了,德拉科”,玻璃渣划过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细小的血珠滚落,从瓷白色的肌肤,落入地毯。哈利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直逼得所有空气殆尽。德拉科紧紧地抓着下腹,快要碎裂的蓝眼睛惊愕地猛然睁大,他尝试着呼吸,胃里像有一双龙爪刺破胃壁,他小声的呜咽一声,哈利附身,开始狂肆地吻他。德拉科眩晕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他已经快要窒息,但什么也做不了

 

哈利简直是撕开他的嘴唇,啃咬,享受着他的血液。救世主突然松开他,开始假笑,标准的斯莱特林式假笑。德拉科半睁着的灰瞳模糊地印着他的脸,他听到魔鬼再次开口了

 

“站起来,德拉科”

 

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哈利嗤笑了一声,像是无可奈何地俯视着,他站起身,顺过早上切水果的刀子重重地刺入德拉科的肩头,痛楚闪电似的贯穿德拉科全身,他忍不住痉挛,漂亮的脸蛋扭曲成惨不忍睹的神色

 

“站起来”

 

德拉科还是撑起左手,摇摇晃晃地忍受着剧痛站起来。那一刀刺穿了他的骨头、挑破他的神经,把心脏拉扯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哈利上前一步,双手柔软的轻抚他的肩头,赞许的笑了笑,慢慢扣紧掐的越来越深的指头,“我不喜欢重复,下一次,听话”

 

德拉科看着他空洞疯狂的双眼,点头

 

“识务者,不愧是斯莱特林”,他低下头,靠近德拉科带血的唇,轻柔的舔舐。“你的味道真好,很甜”他喃喃,呼出热气的双唇游走在德拉科惨白的脖子边

 

他轻吻、吸吮着柔软的肌肤,满意的听到身下的人不由自主地呻吟。又像是不想便宜了他,猛兽似的咬了下去,凶狠的咬着那块娇嫩的肌肤,直到这里也冒出鲜红的血,铁锈味再一次充斥着口腔,他禁不住大笑,再一次粗暴地凌虐着猎物鲜血淋漓唇

 

德拉科并不想尝到自己的血液,他稍微扭动着身子妄图摆开,救世主皱了皱眉,有点不满。又用那只小刀捅入德拉科的胸口,却又不伤及心脏。他有点厌倦了,粗暴地推开浑身是血的德拉科

 

他在猛然的推力之间失去了平衡,重击在背后冰凉的墙壁,又倒向通往浴室的玻璃门,向后仰的头砸碎了门,玻璃顷刻间落满了全身,他神志不清地跌坐在墙根,雪白的墙壁上有他拖动时触目惊心的血痕。哈利站在一旁,戏剧性地长叹一口气

 

“我可不喜欢打扫你的狼藉”

 

德拉科紧闭着眼,他想要马上恢复意识,脑袋的剧痛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哈利啧啧摇头,面前的男人就像一个被摔碎的瓷娃娃,死气沉沉地倚在墙壁。德拉科漂亮的头濒死垂靠在胸前,到处都是淤青和止不住的血,有一大块长条的玻璃在他的后脑勺划了一道重痕,铂金色的发已经慢慢变得暗红

 

救世主踏入他的腿间,蹲下身钳制住他精巧的下颚,强迫德拉科看着他

 

“不行了?”

 

德拉科看不清面前的男人,温热的血液顺着脸颊流过他的眼睑。“怎么?不玩了?我还没玩够呢德拉科”

 

“游戏刚刚开始”

 

他跨坐在德拉科身上,抓紧他的衣领,傲视着这个不可一世的金色妖精,左手猛地抽过一巴掌,第二下,第三下……德拉科承受他给予他的一切痛苦,脑子里嗡嗡作响,像有人拉紧了那根弦。哈利听不到他想要的回答,松开手,任凭娃娃再次跌坐在地上。火燎野草似的快意虐烧过他的心脏,冲向他的理智

 

“继续,哈利”,德拉科暗哑的声音刺破他的耳膜,“杀了我”

 

救世主皱起眉,他不喜欢猎物顺从他的乖顺。随即,他从旁边捡起一块玻璃把玩着,眯着眼观赏他的娃娃。玻璃从德拉科的眉峰一直向下,顺过他的眼角,美好的脸颊,他仅仅凝视着德拉科不带任何感情的瞳孔,妄图从中发现一瞬间的求饶。可是,没有。他叹气,玻璃的尖端沿着下颚划下脖颈,割破他颤栗的血管,割破雪白又乌青的肌肤

 

德拉科闭上了眼睛

 

救世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痛快,口腔内发酵的血腥味激发了他蛰伏的兽性。玻璃尖端来到德拉科的腰侧,他按压在柔软的肌肤上,刺入。这一次有着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他感受白皙和鲜红强烈的视觉冲击,他的娃娃比平时更加迷人。他俯下身,顺着血液的痕迹,用舌头安抚新鲜的伤口,一道唾液和一道血液交织

 

终于他抬头,德拉科没有任何表情。哈利轻柔地笑了笑,挑逗地吻他。手上的玻璃在一次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伤口,有些深,有些浅

 

 

“我知道你喜欢这样”,救世主离开德拉科的唇

 

“JUST,FOR YOU”金色的男孩溢出一声笑

 

哈利眯起眼,突然用力掐住德拉科的喉咙,玻璃片用力地留下各种痕迹

 

“只要我现在杀了你,你就永远属于我了”

 

 

德拉科已经没有多余的空气回答,他无法再开口。只是动了动唇——“PLEASE”

 

救世主顿了顿,摇头,戚戚然的嘴角迸发出一阵大笑,“你永远都是如此,德拉科,高高在上,什么事都要被你掌握”,他逼近,感受着对方微弱的呼吸

 

“我才是救世主,你不是”

 

他一把抱起德拉科走向他的卧室把他摔向他的床,“bravo!”他掏出魔杖,对准德拉科,轻轻笑着,“你是不是在想我要让你感受一下阿瓦达的咒语?”,而他只是用魔法把他禁锢在床上,“你不配,德拉科”

 

德拉科没有说话

 

 

“该死的,我他妈不喜欢你沉默!说话!”

 

救世主爬上床,跪坐在德拉科双腿间,大声质问他

 

“人不可能让另外一个人,去教他怎么活下去,怎么过日子,那是很悲哀的你知道吗?”

 

救世主抚摸上德拉科流畅的脸部线条,抚摸珍宝似的爱怜。但随着力道越来越大,他控制不住地残暴地撕扯德拉科血迹斑斑的衣物,叹息着舔舐伤痕累累的肌肤。德拉科倒吸一口凉气,身体不自主地颤抖着,他在害怕,还是激动?他的手腕被哈利禁锢在铁环里,酸涩的刺痛感让他不自主地扭动着腰肢

 

“罗恩说的对,德拉科,你就是我的婊子。对待婊子是不要感情的对不对”哈利凝视着他的眼睛,用柔软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字眼。他用力掐了一把他腿间的软肉,狠狠地打开他。德拉科痛的溢出一声呜咽,哈利捕捉到这声令他无比愉悦的声音,用那双曾经含情脉脉地看着德拉科

 

这双眼睛太灼人,铂金色的少年微微偏过头躲避

 

人真的好奇怪。明明是最亲密的人,却要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最伤心和最坚强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德拉科”,哈利掰开他的双腿,“就算不是我,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那么用力的爱他,却依旧得不到回报”

 

“究竟怎样才算爱过一个人?怀念变成奢侈,纪念变成难堪,爱情变成药剂。或者一文不值?”,他凝视着面前的人

 

“不会爱是种不幸,德拉科”

 

他没有任何预兆的贯穿了他。火热的气流灼烧着德拉科的内脏,下一秒就快破碎似的。哈利虚假的微笑在他眼里看着触目惊心。快感和电流交叉穿行他的身体,无穷无尽的黑暗再次铺天盖地尖叫着扑向他。他模糊着感受到父亲小时候牵着他时干燥的温暖,母亲抱着他唱的那首柔软的歌谣,魁地奇场上呼啸而过的风,都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像是独自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人在黄昏下读书,没有察觉到昏暗,直到他停下来,才猛然发现一天已经过去了,天色已经很暗,再低头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哈利听不到身下的人回答,恼怒地再一次掌掴。清脆的声音炸在凝固的空气里,大剌剌地挑穿了他们的黎明。

 

德拉科偏着头,苍白无色的脸颊,留下一道泪痕,无声地砸落。

 

 

 

沉默是一个空间,是一个洞穴,我们在其中避难,但永远无法相安无事

 

 

 

哈利像突然大梦一场惊醒,他看着身下的人流泪,仓皇地逃窜下床。涌动的不安和内疚让他意识到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他穿上裤子,最后看了一眼他的爱人,消失在房间里

 

 

 

 

 

 

 

 

任何对话前加上“我以为”都是很悲观的,比如,“我以为你爱过我”。两个人在一起,想要再走进一步都是越来越难,反而背对背走,极其快就能海阔天空


评论(2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