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山

重视荣誉,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胜利至上
忠于爱情

MOODY 09

前篇少爷衍生采访体 MISSING  

08 建议回顾前篇因为我两个月没回来了也不知道你想不想我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暗夜

I don’t wanna let,don’t wanna let go

 

                                            神爱世人?

“这没什么好质疑的,或许你喝杯红茶缓解一下你伤痕累累的脑子比在这叨叨更好”

“我的脑子向来很好用,倒是你这张嘴从来没有好好尊敬我”

“我一点也不想和你争论这个,我要不要给你这幅狼狈的样子照一张然后挂在斯莱特林的荣誉榜上炫耀一下你聪明的脑子帮你选择了一个多么好的人生?小混蛋?前几天你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现在到伶牙利嘴了”

短发小姐的语气乍一听是不受用,但可以看看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做了些什么事儿——替对话里的小混蛋找出一套精致服帖的西装,热上一杯锡兰红茶,不忘加半勺糖精;从储物柜里拿出一条羊绒毯替暂时没法大动作的他裹上,再往他手里塞一本格林童话解闷。所谓面面俱到,即使毕业之后也是标准的斯莱特林

“Pansy,我不小了”,被照顾的小混蛋嘟囔着捧着童话书,被Pansy蔑视地一瞪,“我说过了你这个脑子消化一点童话故事已经是最大极限”

“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怀疑为什么我回到你这里来”

“不是回,先生,逃。可别把自己说得多高贵了”一谈到现在这位先生的处境短发小姐总是会忍不住怒气,陡然提高的音量震得眼眶一片湿红,“你他妈可别想反驳你到底高不高贵,没有哪一个斯莱特林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真的是个不长脑子的混蛋!我以为伏地魔从地狱爬出来和你干了一架你知道吗?!”

 

她伏在他的腿边极细地抽泣,先生的手在她头顶迟疑着,最终还是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发顶,炉火散发出的松香味儿泡沫般的爆裂,他喜欢这样的味道,马尔福庄园的圣诞节总是用这种青松木

 

“I’m sorry darling.I’m sorry”

“It dosen’t matter,but you must be safe,bastard”

“I know,I know”

 

他是个混蛋。他是个不长脑子的混蛋。一度以为那个伤害他极深的男人是他的耶稣基督救世主,用小女孩的思维相信爱情可以抵抗一切。他现在觉得触碰到的一切都不真实,是凌驾于欲望之上的虚幻和功亏一篑的信任,他总有办法作践自己,总有办法为伤害他的人找借口。有的时候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开口,自以为了解他的人们就会给他泼上脏水,只因为他的先辈选错了队,就活该把他也推入还没开始的万劫不复

 

Pansy抹了把眼泪,努力平稳着声音和情绪去厨房端来甜点,这位先生在个人品味上和小孩没什么两样。他安慰似的握住姑娘的手摇了摇,和他的母亲哄小时候的他入睡一样温柔。姑娘噗嗤一声笑开,还红着的眼眶拜这个小动作所赐染上一点愉悦,“你有时候温柔的让人措不及防,Draco”

“我一向有信心让全院的女孩子都爱上我,你忘了我上学时候和你打的赌——”

“一周之内五个女朋友?拜托傻子,这只会让女孩儿们更讨厌你”,姑娘翻了个白眼,递上一叠刚刚出炉的樱桃千层堵住他的嘴

“哈,本来就是个赌约嘛。你那时不知道我不喜欢女孩子”

 

餐刀的声音突然停止,Pansy和Draco的动作有默契的暂停了一会儿,直到有人干咳一声打破局面

“我要是知道你喜欢的是一个衣冠禽兽我一定会把你随便塞到一个女孩儿床上再把门施个不打上一炮就出不去的魔法,我保证”

 

Draco罕见的不再反驳,闷声笑了笑算是对这个解围一点回应。沉默的进餐时间,他们不再打趣,人与人之间不总是能靠语言解决问题,沉默才是

 

 

厨房里传来洗碗的流水声,Draco表示自己乐意帮忙,结果当然是被打了回去缩在沙发上继续当小孩儿。距离他和他的战争已经过去三天,没有任何动静,当然他并不希望有动静,身上的伤口虽然被Pansy治疗过后好了不少,但该疼的地方一点也没减轻

“他要回来找你吗”Pansy擦干手上的水,走来挨着他坐。他顺势环住姑娘的腰,感受到女性身上天生清丽的香味儿和那位男士身上强势的青木松味儿是严重的两极分化。姑娘的头轻靠在他的颈窝,柔顺得像只小猫,这和那位先生的一切完全不一样

不是他故意想做这个对比,相信我

“不知道。如果他想找到我,他就会”

“什么意思?”

 

他偏过头轻声笑了笑,略微吐出舌尖,在这位女士屏住呼吸想施咒时及时收了回去

 

“拜托小姐,别那样看着我”,Draco开始随意翻着书,“这个印记会让他随时随地找到我,我暂时去不掉,是个异常邪恶的魔法,就算是你也不行”

 

过了一会儿没见同样伶牙俐齿的姑娘反击,他有些尴尬地又再次回过头想再次开个玩笑圆过去,却意外感受到了那熟悉又好久没再见的气场——

 

Belong to slytherin

 

“你不许再去见他,伤好了也不行”

他没说话,唇现在依旧苍白,灰蓝色的玻璃眼球折射到了最暗面

 

敲门声

 

又是久违的气场

Belong to Gryffindor

 

“这个点来什么人?”她警惕地盯着门口

“看来来者不善”他松开了揽着姑娘的手

“来者不善?”Pansy站起身,握紧魔杖慢慢靠近门边

“来者不善”他点头

 

窗外闪过一道惊雷,刺目的金白色

暴风雨好像快来了

 

 

他被Pansy推搡着进了里屋,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和外界的联系。

一定是他,直觉不会有错

 

女孩儿的尖细嗓音和男人低沉的嘶吼加上外面的雷电就像普洛夫的混乱协奏曲。是不是该祈祷他们不要互相阿瓦达?Draco被笼罩在闪电里,这闪电是温柔的圣母玛利亚,亲吻他,狂躁的唱出祝词

 

他倚在窗边失神。手腕的割伤结了痂,蜿蜒狰狞得样子和雷电特别应景。门外突然没了动静,他有点担心他们会不会一怒之下已经把客厅夷为平地,说实话他很喜欢那个沙发

 

“你和他再纠缠下去他会死的你知不知道——!算我求你!求你放过他!Draco只是想活着……你看看你把他弄成什么样子了,你哪怕肯放下你多疑的心情一秒钟你看看他,他到底还是不是以前那个样子?!”

“可是我——”

“可是你恰恰就是个不长眼的混账!你到底爱不爱他?还是只是想满足你战后奇怪的创伤心理?我亲爱的救世主?”

这位先生纯黑色的手工西装有大块大块的雨渍,猫绿色的瞳孔盛满浓稠如糖浆般的悲伤。气势汹汹的女人蛮横地堵在门口,他伤痕累累的爱人就在这扇门后,他抬眼看着她,动了动唇,又再次闭上了嘴

“我这次来不是带他走,Pansy。我只是……”他又急急地抓住了女孩的胳膊,“我想见见他”

Pansy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她平稳地这几年遇见的最大的风浪就是三天前他的小王子只留着半口气摔在她门前,她颤抖着双手为他治疗了三个半小时才破解了他硬闯开的那道魔咒,他大概使用了最大的精力去抵抗这道让他血流不止动弹不得的咒语,而出咒的就是面前这个看上去比他好不到多少的男人——Harry Potter

 

“I want to see him,to see my love”

“……You only love yourself,”Pansy拍开抓住她手臂的那只手,偏过头,“You promise?”

“I promise”

 

“魔杖留在我这里。等你出来了再拿”女孩迟疑着打开了门,望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那位伤痕累累的男孩

 

他活像个被赋予新生的天神蜡像,偶然失足于人间却逢屋外的狂风暴雨浇透,正迟缓地融化短暂的生命

 

“You come back”

“For you”

 

门关上了。Draco再次背过身,那股热源就势拥住他,清冷的松木和着土腥味儿的雨,强势地侵占他的空间,他的鼻息落在脖颈处的伤疤上,惹得他小声痛呼

“我不是来带你走的。Draco”

“我想我们应该保持距离,至少要等我伤好些了,是吧”

“……I’m sorry for you”

“Please,don’t do this”

他转过身面对他。Draco冰凉的嘴唇触上同样冰冷的他,暗哑着嗓音“你休想再带我走”

“我挺好奇其实你能活着”

“还不够?”

“我爱你”

 

他们的对话听上去就是胡扯。Draco盯了他一会儿,自嘲般的勾起唇角,“好,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

“你爱我,所以呢?我该做些什么?”

Harry松开圈住他的手臂,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

“你要不要试一试杀死我”

 

Draco俯下身从口里叼走他的烟,两个男人,一个满是伤痕,一个沧桑百态,溺死在黑暗的海潮里

 

此时又有闪电了

硬生生地扯开了他们面前的罩子,它把猫绿色和灰蓝色蛮横的搅在一起,好像他们从没分开过

 

“如果我说不?”

那我们就永远相杀

短小一更,来点评论客官?

评论(6)

热度(40)